蝴蝶住在沙漠中吗(梅林×哈利无差)

前文:http://elevensown.lofter.com/post/3f50a4_eff408dd


梅林找了衬衫长裤给那人。不是他自己的尺码,小了一号,但梅林也能穿。

那人洗了澡就仿佛重新回到他娇生惯养的怀抱,头发软趴趴地搭在头上,脸颊和眼睛里都有一片湿润的水汽。他低头整衬衫袖口、领口,还有裤子口袋,最后才抬起头羞怯地冲梅林笑笑,他这回终于不再逃避梅林的注视。

“谢谢你……”他礼貌地向梅林道谢,同时做出恰到好处的疑惑。

“梅林。”梅林刚擦完地,一方面生气对方弄脏他的地板,一方面很满意自己的补救,口气不知道该偏向哪一边。

“梅林。”那人跟着念了一遍,抬起眼皮看着梅林,脸上有些新奇的笑意。

“我知道这个名字很蠢。”梅林翻了个白眼。

那人连连摆手,“不,这是个很有趣的名字,我很喜欢。”贵族式的从上往下与安抚,把自己的认同当作一种高贵的安慰,梅林应该生气,或者起码得表达不满,但这个人的目光太单纯真挚了一点。

“沙漠里很少有白人。”梅林讪讪地挑了挑嘴角,皮笑肉不笑,反过来追究对方的来历。他从头到脚打量对方,作为一个差点人为地命丧沙海或被群殴后再命丧沙海的人来说,劫后余生的庆幸或者后怕一点都没有落在他的眼睛里。

“哈,你不就是白人吗?”那人轻微地歪着头,迸出一声轻笑。

“我已经在这里四年了。”梅林舒舒服服地坐在餐桌椅上,丝毫没有想请对方坐下来的意思,“你是我今年见到过的第一个白人。”他若有所思。

“今年才才过去了三分之二,也许下个月你就会遇见一打白人呢?”尽管还有几分谨慎,但——梅林不知道自己给了他什么错觉,让他以为自己在这里是受欢迎且安全的,不过总而言之,这人一扫刚刚进门的拘谨,机灵了起来。

梅林心里立刻打定主意问完话就把人丢出去,连带着堆在浴室角落的那一坨脏衣服。他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却发现对方的注意力根本没在自己身上,那人盯着窗外,很入神。

沙漠城市风景确实与众不同,但梅林不认为有那么迷人。他在看什么?正当他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那人忽然转过头来,很坚决地说:“我要去把我的背包拿回来。”

“想死?”梅林挑眉,“你应该庆幸他们先找了我,而不是直接把你打死。”他挑眉,有些得意于自己建立的“友谊”。

“他们不能就这样拿走我的包。”那人皱起眉,嘴巴微微撅起,“我一定要把包拿回来。”

鸡同鸭讲让梅林心累,他没耐心一直做某人的保姆,把人捡回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你来沙漠干什么?”梅林终于给对方指了指椅子。

那人的脸亮了起来,一扫刚刚的乌云,棕色的湿润的眼睛看着梅林,他竖起一根手指:“首先,你知道小红蛱蝶吗?”他欣欣然等着答案。

梅林瞪大眼睛,他想过最有可能性的回答和最荒谬的回答,但是这个人说出来的话比最荒谬的还要荒谬,“什——么?”他被意料之外的茫然击中了。

“哦……”那人仔细观察着梅林的神色,露出了不可置信又非常遗憾的神情,“它是世界上分布最广的一种蝴蝶,当然也包括英国和苏格兰。”他明显是听出了梅林的口音,“你不太可能没见过它,它们的翅膀一般是橘色和褐色,花纹很美丽,你可能只是不知道它的名字,这很可惜。”他给梅林找了一个借口,“它是一个非常常见又非常美妙的蝴蝶,你应该记住它的名字。”他很诚恳地告诉梅林。

那人顿了顿,没收到梅林任何反馈,眉角耷拉下来,缩头缩脑地等了一阵,也许是没等到嘲讽或者反驳,他眼珠子转了转,又渐渐露出兴奋的神情:

“不管怎么样,可能大多数人提起蝴蝶的时候只觉得它们脆弱易碎,但实际上,这些小东西是地球上飞得最远的生物之一。”讲起这个话题就抑制不住激动,那人拉开椅子在梅林面前坐下,一时像位滔滔不绝的教授一时像个捡标本的孩童,“你可能会有疑惑,或者说以为,它们一过了夏天就不见踪影,和蝉一样。可实际上,它们只是飞去了更远的地方。不是那种从山谷飞到另一个山谷的远,虽然那也挺令人印象深刻的,而是如同候鸟一般,跨越大洋的远距离迁移。长久以来我们都只是……”

“这有关系吗?”梅林打断他。

那人猛地停住了,张大眼睛盯着梅林,“你还不明白?”他的惊讶和不可思议写在脸上,“小红蛱蝶,它们会迁徙,每年冬天。”

梅林心微微一动,脑子里被一个突如其来的诡异念头给击中了,他仔仔细细地看着那人的脸,过于温和甚至是脆弱的,不算是很年轻了但是就是一股子不知世事。

“你说的那些蝴蝶,”梅林用手指点着桌面,“它们会飞来沙漠中吗?”语调上扬,他听出了自己的不可置信。

那人笑了起来,向梅林伸出了手,就好像这问题是个接头暗号或者钥匙,问对了的人才配知晓他的姓名,“我叫哈利。”

 

哈利自称是半个昆虫学家,很显然他只对蝴蝶感兴趣,而除开蝴蝶,昆虫学更显然地只剩下半个。家住伦敦郊区,因为神经衰弱的母亲终于忍受不了城市街道上清晨和午夜的喇叭声。在牛津里学英国文学,转头却迷上蝴蝶。长辈不满意他的爱好,一度断了金钱——“一个月只给五千英镑,想要我饿死,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就是不能自由地买书,我现在花超过五千英镑的事情都要好好想想。”

梅林大概撞上的是他最拮据的叛逆期,家人千番百计拦着他来北非,“说甚至不是英国的殖民地。”,但哈利铁了心,就好像要补全青春时候消失的反抗精神。

“所以你到这里来只是想逃开你可怜的母亲。”梅林兴致缺缺地总结。

哈利则非常坚持,甚至有点生气,“不,这是一项科学观测,为什么你们都不懂?”他摊开手,身体前倾,质问梅林,“你见过哪一种蝴蝶能跨越海洋吗?它们甚至比王蝶飞得都还要远,整趟旅程要耗费六代生命,那些在旅途中诞生的蛱蝶,甚至还没认清自己,就要向着一个自己也许根本到不了的目标飞过去。至今为止,没有人真正研究清楚过它们的轨迹,因为没有人到沙漠里来找过它们,当然很有可能我这次来什么也看不到,也许我今后十年二十年里来每年都来我也看不到,但是、但是做这件事情是有意义的,它对于我来说是有意义的。”他的眼睛张得很大,瞳孔收缩,显露出一派几乎是稚嫩的攻击性来。

这种难得一见的强势没有持续很久,梅林从善如流地等他的肾上腺素褪去,安静地看着他整个人慢慢缩起来,眼睛往边上飘,抿住嘴唇,心虚了起来。这时候梅林才开口,不能说没有装腔作势的意味:“哦,那挺好的,怎么,你想在这呆多久?”

哈利缩在座位上,听到这句话整个人稍微地扭了扭,过了半天一咬牙抬起头宣布:“我要先把我的包拿回来,里面有资料,还有我的笔记。”

“你觉得他们拿走是为了什么?”梅林似笑非笑。

“我可以给他们钱。”哈利眨眨眼睛,又无辜又急切“不过得等我回伦敦去。”

梅林哈哈大笑。哈利被笑得不知所措,眉毛忧愁地皱在一起,很徒劳地冲梅林强调:“我的笔记真的很重要。”

笑完了,梅林站起来走到沙发边上,哈利这才注意到他客厅里还有一台电话,雪白崭新的金属外壳,很亮。梅林用当地方言快速打了个电话,电话途中还表情微妙带笑地转过来看了他几眼。哈利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腿并拢,手微微握拳收在膝盖上。

“等着,过两天有个聚会。”梅林斜撑在沙发背后,懒散地告诉哈利,“看看我们有没有机会把你的包拿回来。”

哈利眨了眨眼,小声问:“过两天是几天?”

“就是过两天。”梅林告诉他。


lof对于连载真是不友好

 
评论
 
热度(13)
© Elev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