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忍性测试与应变能力法则

第十一章(这章有点短  不多写了 下章就开始写重点情节了 懒得再拖了)

 

这座城市夏天有怎样的天气是要看运气的。


埃尔隆德说过,去年还是前年,这里才开始有美好的夏天。在瑟兰督伊的记忆里,干燥的夏天是很短暂的,大多数时候都是湿漉漉的雨天。他后来在实验所住了很久,竟然一点也没有想念过季节,也不记得窗外的景色,印象里总是一片灰,而室内则都是白色的。


最近已经连着一周不下雨了,不下雨就是好天气,今天出了一点太阳,天气预报说明天也是大晴天。路上走路的人比平常多一倍,在稀薄的阳光下,每个人的脸都笑得甜甜的,瑟兰督伊猜测他们大部分都要涌到城市公园或绿地上去,不管会不会被晒伤。


今天早些时候他约人吃早午餐,是上周在酒会上认识的人,法国女人,有一双碧绿的眼睛。那时他们刚好都对酒会穷极无聊,偷跑出去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雨,瑟兰督伊脱下外套给她挡雨,再送她回去。顺利成章地,她邀请他上楼喝茶,他就上去喝了一杯茶,九点半的时候告辞离开。隔天早上她约他出来喝咖啡,而今天他邀请她出来进餐。


瑟兰督伊绕路去买花,到得迟了点,来的时候法国女人已经到了,她坐在靠窗的位置看一本书,美得赏心悦目。


“在看什么?”瑟兰督伊问她,把花送给她,轻轻吻了一下她手指上的戒指。


“《悲惨世界》。”法国女人把封面翻给他看,撑着下巴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不错的选择。”瑟兰督伊优雅地颔首。


“你不问我为什么?”她眨了眨眼睛,显得聪明慧捷。


“为什么?”瑟兰督伊从善如流。


“因为你之前问我雨果,但是你似乎对我的回答不满意。”法国女人噙了一口咖啡,眼帘微微垂下来,从下往上看着他。


“在试图取悦我吗?”瑟兰督伊微笑。


“为什么不呢?”她回以挑眉。


他们都是个中高手,有来有往如鱼得水。她真挚,瑟兰督伊也不敷衍,但有心无意却是另一回事了。


“那为什么选择《悲惨世界》?”瑟兰督伊也要了一杯咖啡。


“看一个偷金勺的人改过自新不是很有趣吗?哈,开玩笑的,但是谁不喜欢这种剧情呢?”法国女人把书合上,推到一边,看着瑟兰督伊。


瑟兰督伊的目光跟着书,突然觉得穷极无聊,“其实我对雨果没什么偏爱,它是我幼时的法语教材而已。”


“挺深奥的选择,不是吗?”她笑着问他。


“是的。”瑟兰督伊面色平静,也尝了一口咖啡。


进完餐,他散步送她去取车,最后要分别的时候他忽然靠近。法国女人闭上眼,以为他要吻她,但他只是拿走了她的手机。


“我想我们不必再见面了。”他彬彬有礼,删掉了自己的手机号。


她的脸上一瞬间出现了迷惑与羞恼,但随即恢复了平静,“我不是你的那杯茶?”


“你很迷人。”瑟兰督伊没有直接回答。


法国女人看了他一眼,“而你很坦诚。”她拿过手机开车离去。


 

下午的时候加里安约他在公司见面,他知道加里安是想让他露个面,但他从来不太在意父辈留下的财产,他们家族有一个很好的基金会管理运行这些资产。


“这本来是你的办公室。”加里安向他展示玻璃幕墙外的城市风光,表情有点叹息。


“你可以还回来。”瑟兰督伊瞥了他一眼,“我可以在地下室给你留个有窗的格子间。”他真诚地向对方提议。


“这位先生,虽然你是我老板,但是你别逼我揍你。”加里安警告他,眼睛一下子就被逗笑了。


“东西呢?”瑟兰督伊冲他抬了抬下巴,然后熟门熟路地走到沙发上歪着。


“我上辈子大概是欠你的。”加里安恨恨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U盘砸给他。


瑟兰督伊接住,然后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丢给他,加里安没接住,一时手忙脚乱地到处捡。


“这个里面的资料帮我跟踪一下。”瑟兰督伊把玩着手里的U盘,若有所思,“资料比较多,可能要花你一点时间。”


“我看看啊。”加里安顺手拉过电脑。


他一时没了声音,瑟兰督伊转过头看他一眼,他的脸色突然有点发白。


“这资料哪来的?你要查安纳塔医生?”加里安脱口而出,之后刻意压低了点声音,脸色很不好看,“发生什么事了,瑟兰督伊?”他几乎有点咬牙切齿。


“一次一个问题行不行?”瑟兰督伊漫不经心。


“这资料哪里来的?这应该是……”加里安的眼睛又回到了屏幕上,隐隐有些惊惧与不可思议,“这应该是塔的个人档案。”


“还有一些实验所的资料。”瑟兰督伊补充。


“你怎么弄到这些的,”加里安的脸黑了,“谁给你的这些?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你突然要查安纳塔?”


“这些资料很重要吗?”瑟兰督伊有点好奇,他想得到这些档案不会容易取得,但加里安的反应让他觉得这似乎不是“容易取得”这个问题上的。


“这不是重要不重要的问题。你不会不知道塔的安全级别有多高吧?我觉得这个档案需要很高级别的授权,不是什么能从政府网站上随便下载到的表格。”加里安有点崩溃,瑟兰督伊之前虽然是高级哨兵但是和塔接触不多,而他自己倒是因为之前的事故而了解不少。


瑟兰督伊忽然很想给埃尔隆德发条短信问他好不好,但他为什么会不好呢?


“这些资料谁给你的?”加里安走过来,就差抓着瑟兰督伊的肩膀逼问。


“埃尔隆德。”瑟兰督伊漫不经心地回答,“我请他帮我找找安纳塔的资料。”


“然后他就这么给你了?你也不问问?你不问他怎么来的?”加里安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所以这意味着?”瑟兰督伊神情平淡,手指在手机上画圈。


“这意味着如果被发现了他可能要去蹲监狱。”加里安叹了一口气,也在瑟兰督伊身边坐下来。


瑟兰督伊转过来看他一眼,然后竖起手指,“那就锁好它。”


“你不想我问你为什么对吗?”加里安问。


“还不是时候。”瑟兰督伊回答。


“埃尔隆德医生知道吗?”加里安突然问。


“嗯哼。”瑟兰督伊内容含糊地哼了一声。


加里安看着他,出乎意料地换了个话题,“上次那个法国女孩怎么样了?”


“早上约她出来吃了顿饭。”瑟兰督伊简短地讲。


“然后?”


“没有什么然后了。”他讲出来自己都觉得厌倦。


加里安沉默了一会,突然叹了口气,“唉,”他叹得很用力,“你就这么喜欢埃尔隆德啊。”


瑟兰督伊皱起眉看着他。


“刚刚我说到他要去蹲大牢的时候你眼神一下子就不对了。”加里安坦白地指出。


瑟兰督伊也沉默了起来。有这么明显吗?他轻飘飘地想。


“你真应该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加里安又好笑又严肃,“他真有那么好吗?”他忍不住问。


“你怎么看雨果?”瑟兰督伊偏过头问他。


加里安没预料到会得到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瞪着眼睛看他。


“巴赫还是莫扎特?为什么意大利人这么喜欢提香?你看肯·福莱特,你看到的是颂圣还是罪行、杀戮与死亡?”


“……什么?你说什么?”加里安结结巴巴地问他。


瑟兰督伊突然笑了一下,“我走了。”


说着他就站起来走了。


 

离开公司之后他没有回林下大道,加里安后来没两天就帮他找到了合适的公寓,高层最顶层,四间卧室带书房。他去看了一次后就付了款,公寓请人彻彻底底打扫了一遍,所有装饰全部拆掉,此刻房间里面四面白墙空荡荡,就木地板还有点颜色。


瑟兰督伊买了之后也没有任何表示,既不打算委托设计师也不打算自己动手,加里安看不过去,请了人一周打扫一次,最少没有放它自己在那落灰。


公寓离实验所十分钟车程,有一扇窗可以看到实验所绿葱葱的树和雪白的屋顶。瑟兰督伊在那扇窗前面站到了傍晚。


他没想过自己会滥情或深情,他也没觉得有谁不可代替,也许埃尔隆德爱他或不爱,但所有一起都不是最终答案。他没有料到自己会想念和埃尔隆德在春天的夜晚散步回家的日子。


他问那么多问题从来不是为了要一个回答,他只想要一个人的回答。


晚饭时分陶瑞尔突然跟他打电话,要取消后天的邀约:


“教授最近带着我们在研究你的病例,这两天快出结果了,我不想请假。”陶瑞尔跟他讲。


“看来你们很忙?”瑟兰督伊问。


“是,具体方案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讲,但总之就是很有希望了。”陶瑞尔难掩喜悦,但声音却露出一丝疲惫。


“我不在乎这个。”瑟兰督伊平静地讲。


陶瑞尔沉默了一下,“反正教授很在乎。”


瑟兰督伊犹豫了一下,然后就被对方再次抢占了先机:


“你也不用跟我试探了,也试探不出什么,我看不出教授有什么不同,只是他最近瘦了。”


“是么。”瑟兰督伊不知道他听上去会不会显得冷酷,但他确实想不到合适的回应。


“他是最好的向导和最好的研究员。瑟兰督伊先生,不管你们两个之间怎么了,但是他会治好你的。”陶瑞尔很笃定地说。


“我不需要‘被治愈’,我也可以当一个普通人,过普通的生活。”瑟兰督伊突然有点无名烦躁。


“你现在不就是了吗?”陶瑞尔理所当然地接话,“不过这是我们的职责,”她顿了顿,“我们除了治好你,又有什么能为你做的呢?”


TBC.

 
评论(3)
 
热度(19)
© Elev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