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大家中秋快乐,希望每个人都在幸福地活着

1.盾冬   

2.苏靖

3.TE

4.叶黄

5.kingsman

6.狙击组

7.ML

8.明诚×萧景琰无差

9.900gavin

10.陆花




1.

“今晚月亮好圆啊。”巴基把羊赶回羊圈里,一回头就看到了一轮巨大的圆月,悬挂在草原深深的夜色里。

“什么?你说什么?”斯蒂夫从帐篷里发出一声大喊。

巴基翻了一个白眼,又笑了,“我说今晚月亮好圆啊!”他也大声喊了回去。

斯蒂夫掀开帘子,探出一个头,手里还举着一把沾了菜叶的刀,表情很茫然,“巴基你刚说什么我真没听到,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你可是有四倍听力啊,斯蒂薇。”巴基用力叹了一口气,他关上羊圈,走过去,“我说今晚月亮好圆啊。”

斯蒂夫这回终于听清了,抬头看月亮,球体晶莹剔透,光芒几乎有点太亮了,他微微眯起眼睛,也笑了,“确实好圆啊。”

“也好亮。”巴基倚着门框站着。

“嗯,很亮。”斯蒂夫点点头。

布鲁克林的月亮有这么大吗?两个人一起注视着月亮。

“哎呦!”斯蒂夫突然跳了起来,“我的牛肉!”他举着刀冲回厨房。

巴基哈哈大笑。

 


2.

窗外月满中天,华彩缤纷。

书生斟了一杯茶,以茶代酒。

“祝小殿下花常满,月常圆。”他微笑着向景琰举杯。

景琰也笑,“也祝先生和家人阖家幸福,万事顺遂。”他真诚地祝祷,然后才啜了一口茶,“唔,好香呀。先生,这茶是什么茶?”

“倒没有什么特别的,长在一片烂石头里,我每天喂它点血,喂八十一天,喂熟了就好。”书生轻描淡写。

“先生痛吗?”景琰皱起眉,问,手指在瓷器表面轻轻摩挲。

“不痛。”书生摇摇头,又低下头来分月饼,赤小豆白莲蓉的馅,饼皮是金灿灿的黄。

景琰也把头低下来,手心里的茶却是再没有喝一口。

“小殿下想说什么?”书生用筷子夹起一块月饼,放在景琰的碟子里。碟子里半个月饼,半碗月光。

“先生以后别这样了。”景琰闷闷不乐,“我也不是不知好歹,只是我更珍惜先生的气血。”

书生的眼睛里落进了月亮,又不像月亮那么亮,彩云飘飘散散。

“好。”书生点了点头。

 


3.

瑟兰督伊把小崽子拎起来挂在腰间,这才腾出一只手接电话。另一个小崽子在他腿边上安了弹簧似的疯狂地跳上跳下,他顿时恨不得伸出第三只手来。

“喂。”电话刚接通他还没来得及讲话,小腿上就被小崽子踹了一脚,他手一松,整个人差点跳起来,“啊——”埃斯泰尔马上抓住机会从他的控制下溜走了,莱戈拉斯一击得逞,快乐又得意地冲他比了个鬼脸,跟着他兄弟后边跑上楼,“哎你们两个!”

“瑟兰?”

“亲爱的,你怎么还不回来?”瑟兰督伊很克制地表达了不满。

“不是告诉你了今晚别等我,”埃尔隆德那头也是一片快乐的喧闹声。

“该死的亚裔,该死的中……那什么节来着?”瑟兰督伊问。

“种族歧视啊。”埃尔隆德满怀笑意,“尊重我们所里的文化多样性,好不好,嗯?我的丈夫?”

瑟兰督伊为那个称呼微笑了起来,他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被对面打断了:

“不跟你说了,我学生叫我吃月饼了。”电话挂上了。

 


4.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叶修吓得手一抖,正到关键时刻,他没空抬眼,全副身心都在屏幕上。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我靠你不会吧你中秋节你还打荣耀啊老叶你要不要这么凄惨要不要啊?”来人顺着惯性,一个猛子扑到叶修背上,头磕在叶修肩胛骨上。这回叶修再神都回天乏力,眼睁睁地手大幅度摆动,差点把鼻梁给怼到显示屏上。

“……少天大大。”叶修伸手稳住对方,口气又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您今儿是脚上安了个风火轮吗?跑这么急。”

“哎呀,那可不是因为我对你情真意切真情实意,呃……什么心心念念……”黄少天的目光被吸引到屏幕上,顿时叫了起来,“哎老叶你咋回事咋回事,这被人按着打打这么惨不像你啊,哇搞什么呀,干死他们干死他们干死他们啊。”

叶修瞥了一眼屏幕上的惨况,又瞥了一眼人,“少天大大还问我?”

黄少天反应过来,讪讪地讨好地趴在叶修背上笑,“哎呀那啥……”他眼珠子转了转,“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行啊。”叶修突然利落地把账号给退了,回过头来看着黄少天,“就等着少天大大补偿我了啊。”他笑。

 


5.

哈利撑着伞走在巷子里,潮湿黑暗的角落里堆着垃圾和泥土。

“右拐,五百三十米左右。”眼镜说。

“哎说实话,梅林,你下次开口前能不能提个醒啊,我刚刚差点被你吓一跳。”另一头的艾格西惨兮兮地抱怨着。

“你可以选择把自己屏蔽掉。”梅林冷静地回答。

“别这么残忍啊梅林,今天是个节,我忘了什么节,洛克西告诉过我但是我忘记了。总之,今天是个节,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艾格西快活地碎碎念着。

“艾格西。”哈利忍不住出声提醒。

“……对不起哈利。”艾格西马上道歉,声音小小,委屈巴巴。

“叫我亚瑟。”哈利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好的。”艾格西乖乖地回答。

通讯里安静了下来。哈利脚步平稳地走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栋漂亮的白色大理石建筑。

“加拉哈德?”哈利出声确认对方那边的情况。

“……再给我十秒钟。”紧接着一阵脚步迅速的轻响,夹杂着几声细微的闷哼。艾格西的呼吸声剧烈了起来,“搞定了,亚瑟。”

“我准备进去了。”哈利轻微地偏了一下头。他走过去,收起伞,很小心地甩了一下雨水,然后把伞挂在手臂上。

“你们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梅林平静地说,“先生们,祝你们好运。”

 


6.

李懂脚步飘忽地从食堂里冲出来,前面喝了酒又吃了月饼,现在他有点恶心。他直冲到水池边打开水龙头灌了两口水漱口,又洗了一把脸,这才觉得好多了。

他直起腰,向周边望去,操场上空荡荡的,很冷清,剩下的人都集中在食堂里,食堂大厅里音乐热热闹闹。操场上灯很暗,但是不黑,月光很亮,李懂从地上看到天上,忽然觉得月亮好像有点不圆,随机他噗嗤一下被自己逗乐了。

“哎,懂!”有人跟着他出来,“咋啦,喝吐啦?不会吧,才开始啊?”

“没有,王哥,我就出来洗把脸。”李懂忙说。

来人也开了水龙头猛冲了一下,“哎呀痛快!”抬起头看见李懂神色,笑了,“想着一队啊?你小子……现在可是我们队的人了啊!”

“反正我都是蛟龙的人。”李懂笑了。

“可不是。”王哥一把搂住李懂肩膀,“就他们一队牛逼哦,有顾顺啊。”

李懂眨眨眼,表情严肃:“那是挺牛逼的。”话没讲完,他自己倒先笑了起来。

 


7.

(Mon 17:30)Mycroft:节日快乐——MH

(Mon 17:33)Greg:啥?

(Mon 17:35)Mycroft:我说节日快乐 ——MH

(Mon 17:34)Greg:所以我问你是什么节日

(Mon 17:36)Mycroft:中秋节,一个东方人的传统节日——MH

(Mon 17:37)Greg:哦,我知道了,查了下维基,怎么,我们现在要过中秋节了吗

(Mon 17:38)Mycroft:如果你想的话 ——MH

(Mon 17:39)Greg:我倒不在乎过什么节,不过首先,你得知道,要和我过节你今晚得先在伦敦

(Mon 17:40)Mycroft:我很抱歉,Greg,不过如果你想的话,我觉得还是有办法让你过上节日的——MH

(Mon 17:41)Greg:开玩笑而已,我知道你有工作,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Mon 17:42)Mycroft:那圣诞节呢——MH

(Mon 17:43)Greg:你是想提醒我你上个圣诞节没在家的事情还是在暗示我你这个圣诞节也不会在家?

(Mon 17:44)Mycroft:……都不是,我只是顺口一提,我已经决定了今年圣诞节什么也不做,就在家里的沙发上穿着你妈寄给我们的绿色毛衣看神奇博士——MH

(Mon 17:45)Greg:哈哈哈哈,我的天啊Myc,那毛衣真的有那么令你印象深刻吗?

(Mon 17:46)Mycroft:请别小瞧它,那是我收到最别致的圣诞礼物之一——MH

(Mon 17:47)Greg:不过,说起来,你到底有啥事吗?没事的话我要继续写报告去了。

(Mon 17:48)Mycroft:我想没什么事——MH

(Mon 17:49)Mycroft:除了希望你在这里——MH

 


8.

圆月破云,天上一片漫漫的月影儿。

路上人家灯火热闹,笑语阑珊,饭菜香味从厨房餐桌上飘出来,在水泥地上打了个滚,钻进花堆里去了。

明诚抬脚走了几步,撞见一个人。

“哎呀,”他笑,“这不是萧小公子吗?真巧。”他语气微妙。

萧景琰就站在路灯下,手放在外套口袋里,笑盈盈地看着他,“明二少爷,是很巧。”他大大方方张开手。

“明少爷就明少爷,为什么要加个排行?”明诚挑起眉毛,刻意问他。

“明少爷这么多,我哪里知道是哪个明少爷。明二少爷不也叫我萧‘小’公子吗?”萧景琰看着明诚走进,一字一句饶有趣味。

“这倒说得不假。”明诚点了点头,看上去很认真,“那看来我得做点什么让萧小公子印象深刻的事情,否则下次把我跟大哥,或者明台弄混了就不好了。”明诚靠近他,一只手撑在墙上,一只手懒懒地插在衣袋里。

萧景琰抬起头,眼底清亮,“看来这必定得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了。”他不退反进。

“嗯,非常有趣。”明诚保证。

 


9.

盖文狐疑地盯着一群从早上开始就不间断地捧着个不同盒子跑来跑去的警员,他们笑嘻嘻地缩在大房间最远的那个角落。

“喂,塑料,这咋回事?”他转头问自己的搭档,但其实并不真正指望对方能给出什么回答。

RK900看了那群人一会,又略微静止了一秒,明显是在检索。它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机器,过滤海量的资料比人类快一千万倍,但就这一秒钟,盖文改了主意。

“不,等等,算了,我不想知道了。”盖文举起手来,“喂,给我去弄杯咖啡过来。”他戳了戳搭档的胸口。

RK900闭上了刚刚张开一点的嘴,又原地等了一会儿,确认对方没有改变主意。他站起来,准备往茶水间走去。

就在他转过身的一刻,盖文忽然叫住了他:“哎,等等。”盖文把脚架到桌面上,漫不经心地问,“十七楼那个蠢货没再找你麻烦吧?”

“没有。我相信再经过上次之后,莱特先生短时间内是不会再出现任何妨碍任务进行的举动了。”RK900平静地回答。

“哼。”盖文转过头去,抓起随便一份报告看了起来。

 


10.

月上柳梢头,饱满金灿。

一道人影从窗边闪进来,本来翻人家窗户这件事情应该干的轻巧利落,他却偏偏东倒西歪地撞了进来。不仅撞进来,还直接往人床上撞,一头扎进枕头里,舒舒服服蹭两下,这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说出的话来却又好像要气死人。

“我说花兄啊,良辰美景团圆夜,你不回花家和众位哥哥相聚,却窝在这栋冷冷清清的小楼里,是要做什么?”

花满楼就坐在圆桌边上,静静地喝着茶,桌上还有几块月饼,也圆乎乎的,好像天上月亮摘下来做成的一样。

“陆兄可说错了。”花满楼不紧不慢地放下茶杯,“有一只小鸡在,我这小楼又怎么会冷清?哪怕是大三倍,都冷清不了。”他认认真真地讲,眼睛却先笑了起来。

陆小凤一咕噜坐起来,痛心疾首摇头晃脑:“花兄啊花兄,你就这样排挤我?今晚可就别想我数灯笼给你听了。”

花满楼打开扇子摇了摇,面容藏在纸扇背后,“不数灯笼也行,就拜拜月亮。”

“哎呀,花公子……”陆小凤笑了起来,摸着自己的四条眉毛,“你真是个让人拒绝不了的男人啊。”


 
评论(6)
 
热度(22)
© Elev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