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忍性测试与应变能力法则

番外

 

阿尔温难得有那么惊讶的时候,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后面弹琴的时候心神不宁的,领班听着不对劲,以为她是代班代一个白天累到了,就主动提出提早让她下班,好在这时候还不是正经饭点,餐厅里没有多少人。

她下来后连衣服都没换就冲到角落给父亲打电话,电话响了一会儿就接通了,她心脏扑通扑通跳得老快。

“Dad!”她紧张得声音都有点哑,但仍然努力保持镇定,“你……你下班了吗?”她心知也不可能,才四点出头呢。

“没有,还在公司。”瑟兰督伊很正常地回复,但是察觉到了女儿的不对劲,“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阿尔温?”他的语气略微紧张起来,“你受伤了吗?还是学校有事?”

“没有,我今天下午没课。”阿尔温赶紧说,但同时心凉了一点,她没死心,又问了一遍,“你还在公司上班啊?”

“嗯。”瑟兰督伊听起来有点怀疑,但没多说什么。

阿尔温发现了,顺嘴想出了一个借口,“那……你下班了之后给我买个巧克力蛋糕吧。”

“就为了这个啊?”瑟兰督伊噗嗤一下笑起来,“你爸说那家做得太不健康了,你还敢吃?”

“嗯……”放在平时阿尔温是要撒个娇说几句软话的,但是今天她没什么心情。

“行了,我知道了,回去的时候给你带,你爸到时候讲你的时候别赖我。”瑟兰督伊愉快地讲,“那就这样了啊,我手上还有事,晚上见。”

“嗯,Bye.”

阿尔温低着头慢慢踱回更衣室,忽然想到了点什么,又迅速跳起来换好衣服,一溜烟跑到七楼去。七楼宴会厅有个不大不小的晚宴,陆陆续续有人来。她在楼梯口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拦下了一位相熟的服务生。

“拜托,帮我找个人。”她楚楚可怜地看着人家,是谁都不好拒绝的架势,“你别担心,是我爸。”理由也很正。

“啊你爸在这里面啊?……行吧,帮你叫你爸出来吗?你爸长什么样啊?”好心肠的小女孩犹豫了一下就点点头,也没多问理由。

“金色头发的。”阿尔温迅速从手机里调出照片给人家看。

“哎呀,是他呀!”小女孩轻声尖叫起来,再看阿尔温的表情时露出了十足的羡慕,“他是你爸呀,他好帅的啊。”她顿了顿,滔滔不绝起来,“你另一个爸也好帅的!你父亲们感情超好啊,从进来开始就没分开过,我刚刚还看到金头发的那个亲黑头发的那个呢。”阿尔温没怎么样,小女孩自己先羞涩地笑起来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阿尔温屏住呼吸,脸上的笑容很勉强,“啊,我Dad也在啊,那就不去打扰他们啦……”她尾音飘忽。

“你父亲们感情真超好的,哈哈。”小女孩没意识到什么,“那这样我就先去忙了。”

“好的,打扰你啦。”阿尔温强撑着招招手。

她一口气又顺着楼梯跑回更衣室,靠在墙上愣了半天神,然后才哆哆嗦嗦摸出手机打电话。

“宝贝,怎么了?”埃尔隆德接得很快。

“Dad,你在哪呀……”阿尔温忍住一股委屈,努力用最平静的声音说。

“在实验所,怎么了?”

“哦,没事。”阿尔温早就料到这个回答。

“怎么了,阿尔温?”埃尔隆德也没有忽略女儿的不对劲。

话到嘴边又忍了忍,就算事实确凿,她也实在不敢相信。

“没事,我今天提早下班了,问问你们到没到家。”阿尔温回答。

“我们没这么早,我和你爸都没这么早,他今天公司有事,回来得会更晚一点。你到家要是饿了把冰箱里那个三明治拿来吃掉吧,今天早上给小叶子留的,他没吃。”埃尔隆德温柔地讲。

“嗯,那拜拜。”阿尔温挂了电话。

她抽了抽鼻子,原地站了几秒,打了第三个电话。这回她没有之前的小心翼翼,电话一通就开门见山地问:“你身边有人吗,方便说话吗?”

对方被这突兀的开场白袭击得一愣,但仍认真回答:“就莱戈拉斯在,”埃斯泰尔的声音顿了顿,带上了点笑意,“我们刚刚开完会呢,你就打来的。”

“行。”阿尔温点点头,她抽了抽鼻子,“我怀疑爸出轨了。”

“……”电话那头安静了好久,久到那边传来了模糊的人声:“阿尔温什么事啊?”,“……她,她说……”声音又放大了,显出纯粹的疑惑:“你说哪个爸啊?”

“瑟兰督伊。”阿尔温快速地说。

电话好像被开了免提,她眼睛一闭,再次重复:“我觉得瑟兰督伊好像出轨了!”她抓紧电话,挨挨蹭蹭地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什么?”这回是莱戈拉斯的声音,“阿尔温你说什么?”

“我刚刚上班的时候看见他和贝列格叔叔两个人还有其他一群人走进来。”她放弃了,更衣室没人,安静得可怕,她一股脑全部都吐了出来,“就是他们两个,我确认过了。我给他打电话,他还说他在公司上班,我同事还看见他亲贝列格叔叔,说他们两个是一对。Dad……我是说埃尔隆德,他一点不知道,我给他打电话,他说瑟兰督伊说他今天公司有事,你说有什么事?”

“阿尔温、阿尔温,你等等,Dad不是那样的人,贝列格叔叔也不是,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埃斯泰尔出言安抚,“而且,退一万步来说,他们两个之间已经精神结合了,如果瑟兰督伊真的爱上别人,埃尔隆德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他们只是不想告诉我们呢?如果他们的链接已经松动了呢?我亲眼看到了啊。”阿尔温有点崩溃了,但很快又冷静了下来,“我当然不相信,可我就亲眼看到瑟兰督伊揽着贝列格的腰,你们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对吧?”

“这样吧,阿尔温,你在那等我们,我们现在过去,我们亲自问问他。他如果撒谎的话我和阿拉贡都会发现的。你别担心,我们问清楚。”莱戈拉斯很果断地做出了决定,“误会了我们就跟他们道个歉,没误会我们就……”他卡壳了,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埃斯泰尔叹了一口气,问:“阿尔温,你告诉Dad了吗?”

“没有,我又不傻。”阿尔温不耐烦地说,随即就发现自己的脾气发得不对,马上道歉,“对不起,阿拉贡,我现在……唉,我现在很……唉。”她也叹了一口气。

“没关系。你别担心。”阿拉贡温柔地说,“我们现在过去,一下就到了。”他明显没有反对莱戈拉斯的做法。

“我觉得还是要告诉埃尔隆德。”莱戈拉斯忽然说,“他……如果是误会,有什么内情什么之类的当然好,但是如果,啊我是说如果的如果的如果……如果……”他没说下去,“我不相信,但是……万一……”

“嗯。”阿拉贡含糊地应了一声,“我懂。”

阿尔温扯了扯嘴角,他们三个从小一起玩到大,彼此都明白在讲什么。

“我不想跟他讲的。”阿尔温轻声说。

“如果有什么事,埃尔隆德总会要知道。”埃斯泰尔说。

他们三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我跟埃尔隆德打电话吧。”阿尔温搓着衣角。

“我们俩就来。”

她收了线,开始打今天下午的第四个电话,手抖了两下没按住,差点按到瑟兰督伊那里去。

这回埃尔隆德接的有点慢。

“喂?怎么了,宝贝?”埃尔隆德笑着问。

“爸,”阿尔温揉揉眼睛,有点招架不住他这么温柔的语气,“你可不可以到酒店里来一下?”

“你上班的那个?当然可以。”电话里传出拉开椅子的声音,埃尔隆德的态度也有点变了,“怎么了宝贝?你受伤了吗?发生什么了?”

“没事,就……”她抽了一下鼻子,忍住喉头的哽咽,“你来了我再告诉你。”她努力露出一个笑。

“好,我马上就到,别怕啊。”埃尔隆德立刻说。

阿尔温突然想到什么,“哎,Dad,你别给瑟兰督伊打电话,也别问他。”

“好。我到哪里去找你?”埃尔隆德没有问为什么,直接答应了。

“大堂吧。”阿尔温说。

 

三个男人来得都很快,莱戈拉斯和埃斯泰尔离得近些,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埃尔隆德从高新区赶过来,车程最少也要半小时。三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阿尔温靠在阿拉贡身边,紧紧地抓着他的手。没等很久就看见埃尔隆德急匆匆地从门口走进来,一眼看到他们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他表情更迷惑了。

“怎么了?”埃尔隆德走近了,先把三个孩子上上下下扫了一遍确定没受伤,心才放下一半,“出什么事了?”

埃斯泰尔抬头看看他,欲言又止,阿尔温干脆低着头看地面,莱戈拉斯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还是他先伸手拉埃尔隆德,“Dad,你先坐下。”

埃尔隆德沉默了一下,反而露出了一个笑,语调轻松,“今天是怎么回事,突然一个个这么严肃,我是向导,可不是读心师,猜不出你们想要做什么哦。”他柔和地哄孩子。

“Dad,你爱我爸吗?”莱戈拉斯偏着头看他,很认真地问。

“爱呀。”埃尔隆德自然地点点头。

“很爱很爱?”

埃尔隆德笑了起来,这回是真心实意的一个笑,不由自主地觉得愉快的笑,他的眼睛里有一层非常动人的华彩,“很爱呀。”

三个人互相对视一眼,脸色更差了。

正当埃尔隆德一头雾水和他们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叫他:

“埃尔隆德?”

他回过头,看见瑟兰督伊和贝列格站在他们身后,两个人靠在一起,神情都很诧异。瑟兰督伊的脸上下意识地流露出喜悦的表情,但非常快地,他目光一扫,明白过来形势。

“爸!”三个孩子马上站了起来,紧紧地贴在埃尔隆德身后,远远地看着他们另一位父亲。

埃尔隆德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

几个人都站着,没有说话。

倒是贝列格,嘴巴动了一下,想说话又没讲出口。瑟兰督伊注意到了,面无表情地把人往怀里带了带。

“哟,这是怎么回事?”瑟兰督伊贝列格身边的人率先忍不住了,茫然又明显兴高采烈地问,不怀好意。

“爸?”莱戈拉斯看着瑟兰督伊,叫他。

瑟兰督伊扫了他们一眼,没出声,眼神又回到埃尔隆德的脸上。

埃尔隆德看看他和贝列格拉在一起的手,眨了眨眼睛。

“家务事。”瑟兰督伊抬了抬下巴,冷漠地讲,“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

“你说什么呢?!”莱戈拉斯冲口而出。

“小叶子。”埃尔隆德制止他,皱眉,“不能这么跟你父亲讲话。”

莱戈拉斯转头很委屈地看着埃尔隆德,埃尔隆德顿时没脾气了,抬手摸了摸他的脖子。

“爸,贝列格叔叔,这到底怎么回事?”埃斯泰尔开口了,显得很沉稳,“有什么事情我们得讲清楚,在这里说不行,回家说也可以。”

瑟兰督伊眼睛闪了闪。贝列格首先叹了口气,他轻柔地挣开了瑟兰督伊,往前走了两步,“……埃尔隆德……”他的神色却很严肃冷硬。

埃尔隆德抬手止住他的话,摇了摇头,“有事情我们回家讲。”他拍了拍孩子们的肩,转身作势要走。

“没什么事情要讲。”瑟兰督伊忽然开口了,他上前搂住贝列格的肩膀,神情很冷淡,“就是你看到的。”

三个孩子都愣住了,阿尔温眼泪直接掉了下来,又赶紧擦掉,很不服输地抬头瞪着瑟兰督伊,两个男孩子也没说话,震惊却又努力维持着镇定。都是他们两个教出来的孩子,性格处事好得一模一样。

埃尔隆德低下头笑了笑,神色也很平静,他又抬起头看了看瑟兰督伊,还有他身边跟着的那些人,那些人都不敢说话,但眼睛里燃烧着恶意的、八卦的火焰。

“你这样说,那我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埃尔隆德说。他没犹豫,直接拿起茶桌上冷掉的咖啡泼了过去。

瑟兰督伊是哨兵,反应极快,伸手就把贝列格拉到身后,自己被泼了个一头一脸。这下动静可不小,一整个大堂的人都呆呆愣愣地望了过来。

“我不想在孩子面前吵架。”埃尔隆德弯下腰轻柔地把瓷器放回玻璃桌上,“也不想在外面吵架。”

三个孩子都吓坏了,他们从来没见过埃尔隆德这么失控的表现,一股脑地贴在他身后,深怕他再做出什么举动,也恨瑟兰督伊,表情又不解,又伤心。

贝列格从后面扶住瑟兰督伊,瑟兰督伊捂着眼睛,刚刚咖啡估计进眼里去了,他不怒反笑。

“我们之间什么情况你自己清楚。”瑟兰督伊直起身,谁都不看就看着埃尔隆德,“你知道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确实清楚。”埃尔隆德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说完,他没看任何人,拽着几个孩子就走了。

瑟兰督伊这边就热闹了,埃尔隆德一离开就一群人凑上来给他递纸,帮他擦衣服,他被弄得烦了,一把把人推开,他扭头找人撒气:“今天要不是你们把地点定在这儿……”

“哎呦,我们这不是也没想到嘛,对不住,实在对不住。”对方一叠声地道歉。

“好了,与其道歉,你们不如赶紧把……”贝列格打断他,很不耐烦地抓着瑟兰督伊的一只手把其他人推开,“省得再弄出什么事来。”他阴着脸看着对方。

TBC.

 
评论(4)
 
热度(9)
© Elev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