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爱情故事(接美队2)

Summary: 逗留在同样一座大都市的两个人被巧合串联在一起,彼此在茫然无知中互相安慰对方,直到最后相遇。


夜晚

-

没人能责备苏娜花太多时间再兼职上面,毕竟大学的学费太贵了,特别是她还住在学生宿舍,家里人不放心她一个人住到外面去。她打了三份工,周二和周四在西126街的晚班,离她学校很近,周三和周五则要跑到布鲁克林去。至于周末的辅导课,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工作日的两份兼职都差不多,在店里点点餐,做做汉堡什么的。一直以来她都对周二和周四的兼职有点担忧,一来是因为工作时间在晚上,二来是因为,她听过这个区治安不是很好。但是话说回来,她已经在这里工作快半一个学期了,没有遇上过任何麻烦事,确实有一些看上去令人生畏的人来过,但苏娜和他们的交集仅限于快速地点餐收钱然后取餐上。


每份工作都有它的优点,虽然苏娜每周有两个晚上都得在西126街的快餐店里站到凌晨一点,在冒着越来越凉的夜风冲回学校去,但反过来说,她拥有饭点之后很大程度的闲暇,和掌控力,店长通常在九点左右就会嘟嘟囔囔地爬上二楼休息去了,苏娜要做的仅仅是掏出随便一份作业,做到十二点,然后关门回宿舍,和在图书馆自习没什么差别。


今晚的纽约在下雨。恒定的下落速度与密度已经从傍晚持续到了现在,苏娜有点担心待会儿回去的时候鞋子会湿掉,因此诚心诚意地期盼雨早点停下来,或者至少小一点。


十点过一刻,正当她沉迷在老师布置的,永远不可能看得完的阅读材料中时,有人轻手轻脚地推开了店门。


苏娜被门上的铃铛声吓了一跳,她转头去看,一个——或许“彪形大汉”有点太超过了,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的人站在门口,他披着一件黑色的雨衣,浑身滴着水,很沉默地看着苏娜。


苏娜愣了几秒,然后赶紧从位子上跳起来,她认得这个客人,来来去去总有那么些熟客,这个人饭量很大,只吃几种食物,还都是苏娜推荐的打折款。


“晚上好,先生,请问你要点什么?”苏娜职业化地问,紧张兮兮的情绪已经被冲淡了不少,她冲对方笑笑。


那人安静地走到柜台前,几乎没有什么脚步声,苏娜注意到他留下的水渍,暗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他抬手指了指已经开始变油褪色的广告,然后伸出五个手指,“五个这个。”


Crif Dogs是店长从网上看来的招数,苏娜想它之所以受欢迎无非就是因为加了大量的奶酪,这是对方常见的选项之一。于是她点了点头,“好的,请您稍等。”


她转身去厨房炸热狗去了,五个热狗,这可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份量。有一会儿,她太专注于制作热狗了,几乎就忘记了还有人站在不远之处。等她回过神,瞥着那个过于沉默的客人时,忽然感到一丝害怕。


你知道,这是晚上十点,她一个人和一个身高六英尺的壮汉呆在同一个小空间里,而她很确定店长并没有在这里装任何监控或者报警器。她心里略略地发毛,在发现对方突然看着她时,这种恐慌达到了顶峰。这种情况以前不是没有过,但是她现在就挺怕这个人的,这人看上去太……危险了。


但她努力表现得镇定,端着五个热气腾腾的热狗和一个可乐杯走向柜台,她低头盯着食物,保持着声音中的友好,问:“先生您是打包呢还是在这吃?”


没有回答。


她抬起头,发现对方站在门边上,离她隔得远远的,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垂下来,看上去很像电视剧里演得那种揣着枪的抢劫犯,但这个人表情看上去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他也在往下看,透着一股紧张和尴尬的意思。


“先生?”苏娜又问,很奇怪。


“……给我个袋子。”他终于说。


“好的。”苏娜动作利落地把热狗码进塑料袋里,“不好意思我们今晚甜茶喝完了,只剩无糖的茶了。”她对他说,还记得对方一直以来的饮料偏好。


那人没有说话,飞快地走上来拿走了东西,他在饮料机面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无糖的茶。他接满了一杯,飞快地出去了。


苏娜看着他离开,心里渐渐放松下来,又对着地板上的一团糟叹了口气,转身去拿拖把拖地。外面的雨还在下,似乎更大了一点。苏娜很不甘愿地看着外面的街道,过了一会儿又放下拖把走出去,好像希望光用看的就能把雨看小点。


雨点哗啦哗啦地砸在街道上,雨这么大,她突然开始有些担心没有把刚刚给客人的塑料袋扎紧,雨水会不会漏进去?


她伸了个懒腰,随意地左右摆了摆身子,然后忽然间在旁边的屋檐下看见了一个人。那人就藏在拐弯处的雨棚底下,没有灯,和她很近。


她倒抽一口凉气,一瞬间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她吓得快要跳起来了。那人也被她吓了一大跳,他动了动,传来一阵塑料袋的摩擦声。


“啊……”苏娜很吃惊地看着对方。是刚刚那个客人,他缩着肩膀,藏在一片小小的雨棚下,手上的热狗刚拆开咬了几口,饮料杯可怜兮兮地呆在台阶上,一定落进雨水了,她想。


“怎么不就在店里吃呀?”苏娜呆呆地问。


那人也呆了一会儿,然后默默摇了摇头。


苏娜又站了几秒,她慢慢意识到了原因:对方察觉到了她的害怕,不想再吓到她。


“你……你还是进来吃吧,先生。”苏娜放轻声音,内心暖融融的,她就知道这世界上没那么多坏人。


对方没有反应,看看她,又看着地面。


“没关系的,请进来用餐吧,先生。”苏娜提高了声音,她走上前,帮他拿起了饮料,“外面这么大雨,又有点冷。”她低头看了看茶,“茶里肯定进水了,这样吧,我帮你重新泡点甜茶,虽然我们这里的茶没有多好就是了。”她真诚地说。


男人又缩起肩膀来了,她搞不懂为什么这人看上去总是小心翼翼的。


“别担心地板,我到时候再弄弄就好了。”苏娜又说。她说完,就带着那杯被雨水污染过的饮料折了回去,过了一小会儿,那个男的也跟了上来。


他很局促(尽管他面无表情,但苏娜就是感觉得到)地在离门口最近的位置上坐下,苏娜冲他笑笑,给了他一叠纸巾让他擦干自己,然后到厨房去烧水,她没有用店里的甜茶粉,而是带着几分感激的温柔心思扒拉出来一点被店长藏起来自己喝的真的茶叶,装在纸杯里给他送过去。再附带了几包糖和奶。


“请慢用。”她端给他。


男人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警惕地打量着冒着白气的饮料。


苏娜稍微收拾了一下厨房,又返回自己的临时书桌前看起了书。那个男的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就坐在位子上一个接一个地吃热狗而已。苏娜想起了自己准备的夜宵。她稍微犹豫了一会儿,从包里掏出一个袋子,袋子里有两个橘子,她拿出一个递了过去。


“给你。”她冲对方笑笑,不是职业化的那种,而是一个善良的小女孩会露出的那种微笑。


那人茫然地抬起头看着她,她这次注意到对方的眼睛是绿色的,很好看。


“你每天都吃一样的,不腻吗?还是你很喜欢这个味道?”她轻松地说,早已没了片刻前的谨慎。


“……我不知道。”


苏娜耸耸肩,“这可真奇怪。”


她又回到书本的世界中去,等她再度抬起头,对方已经离开了,这很奇怪,她今天看书有这么入迷吗,连铃铛响都没听见?苏娜走过去,发现对方把餐盘清理得干干净净,甚至包括地面,地面完全是干的,看不见一丝雨渍。


 

白天

 -

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兼职。她本来也更喜欢这个,工作环境更好,收入也更高。


“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苏娜笑眯眯地问刚进来的客人,很快惊喜地发现对方是那个很帅的金发大个子。是那种货真价实的,尽管隔了N久才来一次但还是被苏娜一下就记住的帅。她立马变得更加高兴了,几乎是喜滋滋地看着对方。


“呃,麻烦给我两份玛格丽特披萨,还有一份千层面。”对方不好意思地说。


苏娜记起了对方是那种少见的大饭量,然后马上回想起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位绅士,“请问您要不要什么喝的呢?”她快乐地问。


“啊……”那人犹豫了一下,“就麻烦给我一杯冰咖啡吧。”


“好的,您是打包还是现吃呢?”


“打包。”对方很快地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苏娜收了钱,把单子告诉后厨,然后请金发帅哥在旁边等候。她对着大门站了几秒,突然意识到这是和对方搭话的绝妙时机。她想这么干已经很久了,谁不想呢,她很怀疑。不过通常她都没什么空,而且对方也不是每天都来,但在一段挺长的空白后,他往往会连着来那么几天。


她的同事们都觉得对方有点不好交往,因为这人总是板着脸,很“沉思者”。但苏娜无所谓。


“看来您很喜欢我们这边的披萨。”苏娜选择了一个最保守的话题。


那个男人看了她一眼,好像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和他讲话来着,带着一种少见的羞涩与强作镇定,他摸了摸脑袋,“嗯,是挺不错,我猜……我不太清楚……”


苏娜噗嗤一声笑了,这简直有点出乎意料,“你知道吗,我昨晚刚问过别人同样的问题,但从来没期待过会得到相同的答案。”


“是吗?”对方脸微微地红了,“我只是实话实说。外面的披萨味道都差不多,种类又太多了,我很难说清楚到底有什么不同。”


“我以为你至少得是十分喜爱嘞。”苏娜咯咯笑了起来。


“我们小的时候披萨可罕见了,只有一些意大利人在买,显而易见……”男人露出了一丝怀念的神色,“Bu……我好朋友带着我吃过几次,但我还是觉得没有我妈做的馅饼好吃。他也这么觉得。”


“你好朋友?”苏娜兴致勃勃地问。


对方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对,我们那时候最喜欢热狗,那时候也流行吃热狗。他小时候经常带着我一起去吃,我没钱,他零花钱也不是很多,反正我们两个总是会买一个热狗分着吃,你知道。现在的热狗没有那么好吃了,不知道为什么。”


苏娜没想到对方会是一个健谈的人,但很高兴如此。她站在柜台后耸耸肩,说:“你知道,这可能是记忆的功效,记忆中的东西总是特别好,就比如说你的热狗,也许味道从来没有变过,但就是记忆中的更好。尤其是味觉,嗅觉也是。”


“你对这方面有什么研究吗,女士?”男人忽然认真起来。


反而苏娜莫名其妙的,“什么?记忆吗?你指什么?”


“你说记忆和味觉,吃到熟悉的味道会有助于记忆这之类的?”对方问,眉头皱了起来。


“会啊,当然会啊。”苏娜反而有点奇怪对方不知道这个事实,“就,味觉和嗅觉的记忆其实会比大脑的记忆更好,比如说一个人可以轻易地想起小时候家里的味道……”


那种一直在沉思的神情又回到了对方的蓝眼睛里。


“你的那位朋友听起来很可爱很善良。”苏娜说。


对方一下子抬起了头,表情太过夸张了,至少在苏娜看来,她不理解为什么对方会露出这样惊喜甚至是感动的表情,她迅速尴尬了起来。


“谢谢你,女士……他,他确实很善良。”男人几乎有点语无伦次,或者咬牙切齿,“以前每个人都说他很可爱,但是现在大家都……我不知道,他是个好人,但没有多少人相信。”


“不是还有你吗?我觉得没必要在乎别人怎么想,只要他身边的人知道就好了。”苏娜安慰他,“而且我就觉得他肯定是个好人,你知道,他愿意把好吃的分你一半。”她一半是顺口一说,一半是真心实意,她怎么有办法那么轻易地就断定一个人是好是坏呢?


“是的,他永远愿意把好的东西分给我,甚至是都给我。”男人低下头,露出了一个苦涩的,充满了怀念意味的笑容。


“你们现在还好吗?”看着他的表情,苏娜忍不住问。


对方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非常难过,“起码我们都活着。”


“啊,是啊……”不然呢?苏娜沉默了一会儿,决定换一个话题:“对了,先生,可能有点冒昧,不过有人说过你很像美国队长吗?”苏娜记得屏幕上美国队长端正的脸,她一直觉得那太不生动了,简直有点恐怖谷效应,但面前这个同样金发蓝眼的要可爱多了。


对方肉眼可见地害羞起来,支支吾吾的,“呃……嗯……这个不好说……”


苏娜笑了起来,没再纠结这个问题,她指指自己的胸牌,“我叫苏娜。”


男人用蓝色的眼睛看了她一会儿,然后略显紧张地点了点头,“我叫斯蒂夫。”


“哇,和美国队长同名。”苏娜开玩笑,“那你肯定知道我下一句要问什么。”她顿了顿,留给对方一些反应时间,“你好朋友叫詹姆斯吗?”她俏皮地偏着头。


“37号餐好了!”后厨按了铃。


苏娜马上跳起来,把打包得整整齐齐的食物递给斯蒂夫。


“祝你和你的朋友都过得愉快。”她说。


“谢谢。”斯蒂夫看上去简直过分真诚了。

 

TBC.

2018-10-03 4 /
标签: 盾冬
 
评论(4)
 
热度(41)
© Elev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