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爱情故事

上一话



夜晚

 

苏娜只是出门放个垃圾,完全没有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她看见人走过来,以为是客人,甚至还特意拉开门在边上等了等。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一左一右把她包围了。


她确实有点缺乏警惕,可她不傻。


“我要一份海鲜意大利面。”其中一个声音含糊地说。他们两个人都直勾勾地盯着苏娜。


苏娜握住门把手,在她试图关上门之前,其中一个人就伸出手一把按住了玻璃门,很刻意地凑上来:“我要一份海鲜意大利面!”


“我们这里没有意大利面,你要去别的地方了。”苏娜全身都绷紧了,她用一种控制过的镇定的表情说。


“没有意大利面你开什么店?”男人冷笑一声,声音尖锐起来,“没有意大利面你开什么店?你说你开什么店?”


他伸手推了一把苏娜。苏娜极其敏捷地跳起来避开了。两个陌生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一齐转头盯着苏娜。


“我老板就在楼上,有什么不满你们可以跟他说。”苏娜咬牙,她想着要怎么样才能把早早就上床的老板给弄醒,同时也希望老板不要把二楼的门给锁住,但那不太可能。


她强撑着没有往后退,她知道后退会发生什么。她握紧拳头,吞了一口唾沫,随时准备尖叫。尖叫声在夜晚中很明显,但她不确定会不会一定有人来。


“让开。”


突然有第四个人的声音插了进来。


苏娜肉眼可见地吓了一跳。另外两个人也是。巴基从人缝中挤过去——或者说推开,面容平静地走进店里。


“巴基!”苏娜叫了一声。她几乎有点发软,她注意到巴基今晚难得换了一身衣服,但仍然披着那件黄不溜湫的夹克,令她最为惊讶的是他的左手,他居然用左手拎着一个很大的黑袋子,手上戴着手套。这个发现让她太过震惊了,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看见巴基用他的左手,这令她几乎忘记了眼前的局面。


“干什么?你也想吃意大利面啊?”其中一个男的上前了一步,恶意地看着巴基和苏娜。


“这里没有意大利面。”巴基说,他换了个手拎东西,然后把左手轻轻地搭在苏娜的肩膀上,带着她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自己完全挡在她的面前。


“干,我说要意大利面就必须要有意大利面!”男人叫嚣起来,他伸长手,指着巴基,“你他妈给我滚远点,老子今晚就是要吃意大利面!”


苏娜吓得一抖,她藏在巴基身后,用最小的动作幅度开始掏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口袋很紧,她伸长手指,怎么用力也掏不出来。


“我说了,这里没有意大利面。”巴基用一种前所未见的漠然的声音说话,几乎就像一块寒冰,他仿佛一点没有被对方的态度吓到,姿态几乎是冷淡的。


有那么几秒钟,苏娜以为他们会打起来,但是好几分钟过去了,他们还站在那里。两个男人中一直沉默的家伙扯了扯另一个,他们又交换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眼神,然后迅速双双消失在黑夜里。


巴基这才转过来,他用一种很柔和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苏娜,然后单手揽着她,轻柔却不容拒绝地把她塞进了厨房:


“我要十个热狗,打包。就普通的就可以了,我要出去一趟,有点赶时间。”他半是命令,半是哄劝。


苏娜有点茫然地执行了他所说的。制作热狗的动作不需要耗费心神,她做到一半才忽然反应过来后怕:如果巴基没来呢?她顾不上油锅里滋滋作响的热狗,几步走出去,睁大眼睛看着巴基。


巴基冲她笑笑。


苏娜却同时看到玻璃窗外对街的路灯下,站着两个扭曲的黑色的人影。她的心顿时就提起来了,她指着那边,说话也结结巴巴的:“那、那里!”


巴基往旁边瞄了一眼,轻描淡写地说:“我会跟他们聊聊的。”又转过来对苏娜一笑,“别担心。”


这个大汉的笑容太有迷惑性了,绿眼睛又可爱又柔软,苏娜简直想撸两把他的头发,她非常轻易地就被安抚到了。


“我觉得我的热狗要焦了。”巴基指了指厨房,表情很无辜。


“哎呀!”苏娜跳起来钻进厨房,急急慌慌地查看,“还好还好,没问题!”她比了一个OK的手势给巴基。


巴基靠着台面,面对着厨房,目光正好落在苏娜摊开的课本上。


课本里夹了一张餐巾纸。


“苏娜,这是你画的吗?”他忽然问。


“什么?”苏娜探出头来瞄了一眼,“啊,不。那是斯蒂夫画的,就那个布鲁克林的斯蒂夫。上次他画了忘在店里了,我给他收起来下次还给他。”


巴基好一会儿没说话,苏娜端着整整齐齐十个大热狗走出来,发现对方表情暧昧不明地盯着那张简陋的餐巾纸画,茫然与震惊,期待与怀疑,但更多的是一种她没有办法完全理解或者解释清楚的半明半暗的思绪。


“巴基?”苏娜叫他。


“很眼熟。”巴基说。


“这是布鲁克林,你可能去过。”苏娜解释,“就在我工作的那个咖啡馆外面。”


巴基抬起头,想要解释什么,但最后他只是滚了滚喉头,简短地说:“不是风景。”


苏娜把热狗装进袋子里递给他。巴基接过来装进随身的小背包里。他一直垂着眼帘,表情模糊不清的。


“你还好吗?”苏娜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心情低落。


巴基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如果苏娜都能看出来一个人心不在焉,那么他就是真的心不在焉),掏出几张破旧的钞票付钱。


“这次算我的。”苏娜推开他的手,从书包里摸出一张大钞放进收银台里。。


他看了眼苏娜,发现她很认真,于是就收回来,转了转眼睛,“谢谢。”他说,表情还是有点僵的。


“我才应该说谢谢。”苏娜叹了一口气,没有追问他为什么失态。是斯蒂夫的画让他想到了什么吗?苏娜对他挥了挥手,“路上小心,好吗,伙计。”


“嗯,我会的。”巴基摆了摆手,转身向门口走去。


就这么几步的距离,他又沉进了自己的思绪中去,苏娜没再出声,目送他走远。


巴基拉开门,突然又转过头来,他的表情很克制,几乎就像纯然的漫不经心与疑惑,但是那眼睫的细微颤抖与放大的瞳孔还是说明了一定问题。


“你说的那个斯蒂夫,他是不是很瘦小?”他顿了一下,改口,自己却看起来不太确定,“啊,不,很壮?”他的眼中有闪闪烁烁的光。


“什么?你在说什么巴基?”苏娜被完全相反的两个词语弄得迷惑不解。


巴基看了她两秒,忽然一笑。像摆脱了什么胡思乱想一样,他再次摆了摆手:“没事。”他关上门走了。


关门的时候玻璃撞到他拎着的黑包上,发出了奇怪的清脆声,好像里面装着金属一样。


第二天苏娜听说了两件事。一件离她很远的大事和一件离她很近的小事:复仇者联盟在曼哈顿的总部被人炸了【注】;两个磕嗨了的瘾君子被拴在分局后门鬼哭狼嚎了一夜,腿都被人打断了。


【注】复联2剧情


 

白天

 

苏娜灵活地在收银台、厨房取餐口和桌椅之间来回舞蹈着,还有两三个同事跟她一起。她能感觉到最近环境变得紧张了,在索科维亚之后,街上的警察更多了。就连她在126街的那家小破店里都装上了报警系统(很大程度是由于她那天晚上的遭遇)。


电视里循环播放着惨剧的画面,巨大的城市升上天空,镜头里细细碎碎的小黑点掉下来,有可能是人。


“你不觉得这太过分了吗?”同事和她一起盯着电视,“他们是超级英雄,他们本来应该保护我们,而不是就这样把所有地方都弄得一团糟。人们会死的,这简直就像被他们杀死了一样。”


“这不是奥创的错吗?他们在救人啊。”苏娜皱眉,语气并不强烈。


同事摇摇头,“你太傻了,小女孩。我原本也是这样觉得的,可是看看索科维亚,或者看看曼哈顿,华盛顿……美国队长、钢铁侠……他们害死的人比他们声称所救的人多太多了。他们只是想当英雄而已。”


苏娜还想说什么,但是另一个同事从后厨溜过来,一下子把她们的对话给打断了:“嘿,苏娜,你的美国甜心在后门那里生闷气呢!”他半是兴高采烈半是神神秘秘。


“啥?”苏娜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讲的是斯蒂夫,这大帅哥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来了,和巴基差不多,要不是苏娜确信这两个人互不认识,她差点就要以为这两个人一起跑出去玩了。


“你不赶紧去关心他一下?”同事眉飞色舞地用肩膀撞撞她。


“上班时间呢,兄弟。”苏娜摊了摊手,而他们也确实如苏娜所言,很快就忙得什么甜心不甜心都记不住了。


直到下班换衣服的时候苏娜才想起来刚刚同事讲的话,夹在书里的餐巾纸画提醒了她。她转身朝后门走过去,但心里并不认为斯蒂夫会还在那里。


临近冬天了天色黑得早,布鲁克林比起曼哈顿来少一点高楼,但密集的房子还是留下了深重的阴影小巷。


在觉得自己愚蠢之前,苏娜非常惊讶地在一个拐角的台阶上发现了斯蒂夫。他居然真的还在那,灰白色的身影一动不动,仿佛水滴也无法石穿的沉默笼罩着他。他坐在台阶上,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


“斯蒂夫?”苏娜叫他。


斯蒂夫轻微地被惊到了,抬起头,看见是苏娜,露出一个很小的微笑,“你好,女士。”


“你上次把画落在店里了。”苏娜连忙把包里的书拿出来,翻出那张被小心翼翼保存的餐巾纸画递给他。


“啊,谢谢你。”斯蒂夫有点惊讶,他连忙站起来接,“我完全忘记这一回事了,谢谢,苏娜。”


“不客气不客气。”苏娜递给他的时候才发现对方手里抓着一张热狗包装纸,“咦,你怎么抓着这个,热狗吃完还舍不得扔吗?”她开了一个小玩笑,想要缓解一下对方沉郁的情绪。


斯蒂夫一愣,表情忽然严肃起来,“你怎么知道这是什么?”他突然变得有点令人害怕,痛苦的,焦结缠绕的,怀疑一切的负面情绪从他那双蓝眼睛里渗出来,变成一张灰暗的大网。


“这不就是用来包热狗的吗?”苏娜被他的态度弄得迟疑起来,“我打工的另外一家店就用这种来包热狗。”她再看了一眼,“就是这种纸啊。”她太熟悉包装纸的纹路和色彩了。


“你们有多少家店用这种纸?分别在哪里?不……你说的那家店叫什么名字,在哪里?”斯蒂夫的眼睛变深了,与其说是激动,苏娜更愿意叫他疯了,尽管斯蒂夫看上去还是那样整整齐齐的好相貌,苏娜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张牙舞爪起来。


苏娜没回答,斯蒂夫却忽然沉默起来,下一个片刻他猛地转过头来盯着苏娜:“他……他是不是……”他眼睛睁得很大,满是光却又毫无光亮,“那个人!你说的那个人……他……”


前所未见的失态就像回光返照里的闪电,一瞬间照亮黑暗却又马上耗尽能量。斯蒂夫没等到回答,慢慢地扶住墙坐回台阶上,他茫然又脆弱地盯着地面。


“斯蒂夫,你吓到我了……”苏娜原本应该感到害怕,但是对方脸上的心碎实在太显而易见了,满是希望又毫无希望。


斯蒂夫闭了一下眼睛,把那张莫名其妙的包装纸往边上一扔,手扶住额头,“这就是一张垃圾,对吗?(It’s only a piece of shit, right?)”


苏娜也看着那张包装袋,她百分百确定这就是他们店里用的那款,专门用来包热狗的。


“我以为这可以帮我找到他。”斯蒂夫低声告诉苏娜,“这是我这几个月得到的离他最近的一个东西了。”


“也许我可以帮你问问老板他是从哪里买的?然后你就可以问问到底有哪些店用这种纸?起码可以缩小一点点范围?”苏娜毫无经验地瞎讲。


“不,关键不在这。”斯蒂夫往旁边挪了挪,邀请苏娜一起坐下来,“关键是,我以为我可以一直一直一直找下去,但是现在才多久?有没有三个月?我不知道……我太累了,我一点都不想再等了,我现在就……”他把声音放得很低很低,嘴唇在抖,苏娜不确定他有没有哭了,“想见他。”


“这不是你的错。”苏娜毫无头绪地安慰他。


“也不是他的错。”斯蒂夫马上讲。


苏娜看着他叹了一口气,“我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斯蒂夫露出了一个模糊的苦笑。


他们两个人沉默了一会,知道斯蒂夫伸出手指了指外面的街道。


“以前这街上都是砖房,还有木头房子,两三层高的,地上凹凹凸凸的,有时候没注意,跑太急了会跌跤。”他的眼中渐渐弥漫起了怀念的神色,于是苏娜知道他又要回忆过去了,“我以前和他就在那种街道上长大,角落里的垃圾桶比我人还高,我以前就用垃圾桶盖当盾牌,”他破碎地笑了起来,“我总是说没什么好怕的,他总是说我固执,还说我傻里傻气,可能有吧,但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有一小角,其实是很确定无论怎么样他都会找到我。”


斯蒂夫对着冥冥夜色慢慢吐气,“现在到我来找他了。”


TBC.

2018-10-12 10 /
标签: 盾冬
 
评论(10)
 
热度(45)
© Elev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