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忍性测试与应变能力法则

第十六章

 

早晨瑟兰督伊收到了一封信,一个雪白的信封,躺在他从未问津的邮箱里,邮箱锈迹斑斑,和这条街上所有被科技抛下的邮箱一样,它被绑在一根粗糙的木条上,斜斜地插进地里,就像一棵摇摇欲坠的歪脖子树,露出一个引人注目的信角。


夏天只剩一个小尾巴了,空气里已经有了几分微妙的凉意。前几天埃尔隆德出院的时候他正在公司,没有去送,小孩子们顺理成章地回了家。


瑟兰督伊已经不觉得那么急切了,也可能是他终于步入正轨,或者说他对某些事的要求再度降低,也不忙着完全掌控公司,因此就多出了很多闲暇时刻。


信上没写给谁,也没留名字,纸质高档,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这明显不是一些人装模作样写完花体字后再喷上去的香水味。


瑟兰督伊刚晨跑回来,买了一杯咖啡,也就不急着进家门,就站在门口把信拆开。

 


亲爱的瑟兰督伊:


尽管你没有说出来,但我确实收到了你的问题,请原谅我之前的回避,如果硬要为自己辩解,我得说这是我不熟悉的领域,那么花费比平常人多很多的时间去思考,我想也情有可原。很抱歉让你等待,但是在我正式回答你的问题前,请容许我花费一点笔墨向你讲讲我自己,它也许更像解释或借口,但无论怎样,我只希望你相信,我绝无意白白浪费你的真诚。


你可能已经听小希望说过,我在世的亲人为数不多。我的父亲是一位航海家,幼时,我们不得不忍受着长时间没有他陪伴的痛苦,而在我和弟弟没能长大到明白事理的年岁,我们就同时失去了双亲。养父随之收留了我们,我们度过了非常幸福的一段时光,但几年之后,我们的两位养父都失去了踪影,而我们就再次被送回我们的家族里。在我的堂兄,也是我的哨兵吉尔加拉德的庇佑下长大成人。在我进入塔的那一年,我失去了我的半身弟弟,他作为维和部队的一员和另外三名同伴一起,献身于沙漠的人民。五年之后,在一场行动中,我失去了我的搭档,我的哨兵,我的领航者吉尔加拉德。


这就是我在遇见你之前的人生,它和小希望讲过的大概不会有多少差别。我确实足够幸运地总是在得到,但我也总是在失去。我过去的经历让我逐渐成为了一个糟糕的人,自私、控制欲极强。我无法忍受下一次的失去,但它却总是来临。你大概可以想象到我那时是有多么惊慌失措。我无法忍受你带走小叶子,尽管我知道那是合情合理的,我知道我才是那个阻碍者,我也无法忍受有可能会失去凯勒布理鹏,我仅存的兄长,所以我卑鄙无耻地选择了向你隐瞒。


写到这里,我再一次地发现我是有多么卑劣啊,瑟兰。所以,当我发现你爱上我时(如果我不是太过自恋以至于完全会错意),我是有多么的惶恐与愧疚。我无法面对你的眼睛。你是那样的真诚,向我交付了全心全意的信任,而我根本不值得。我觉得是我造成了这个局面,我没有给刚刚离开实验所的你与社会正常交往的机会,我总是想陪在你身边,我给了你错觉。而我知道终有一天你会醒悟,看清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而且,我得承认,这对我来说太陌生了。我没有学习过这个。命运总是随意地赐予然后收回。亲情、友情、师生情,我都了解,我都能掌握,我得到过也失去过。而爱情,它太陌生了,我想象不到它是如何在两个陌生人之间运作的。


一方面心怀愧疚与忐忑,一方面懵懂无知,我选择逃避,而这显然不是最理想的处理手法。你在这方面是如此的宽容大度,给了我充足的时间与空间,但是,难道你会这样一直等待下去吗?我怎么可能让你一直等待下去,在你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用那种语调跟我说话之后?


也许这里就该归功于科学了,因为“我们对一切都是无知的,正因为此我们才要勇于探索”。瑟兰,这一切发生的我都不很了解,但我愿意和你一起尝试,直到我们得到最后的答案为止(如果你也愿意)。

 

埃尔隆德


 

瑟兰督伊盯着结尾那个小小的括号:“如果你也愿意”,他当然愿意,他该死的完全愿意。这是明知故问,他怎么会不愿意,这就是他最愿意的事情。


他举着咖啡和信,难得茫然地抬起头四处看看,原地踱了一圈。


然后他就看见埃尔隆德站在路边的行道树下看着他,努力控制表情中的忐忑与不确定性。


“你……”


“我……”


他们两个同时开口,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又都停住了,大概是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这样尴尬的气氛,于是只好笑笑。


埃尔隆德低下头,把碎发拨到耳后,又抬起头,对瑟兰督伊说:“前面我们开玩笑,小孩子们叫你太阳,说你头发在白天太晃眼了。”


“肯定是莱格拉斯带的头。”瑟兰督伊看着埃尔隆德笑,一时间居然忘记了之前想说什么,直接被人带着走了,“埃斯泰尔稳重得多。”


“我觉得这个称呼挺美的。”埃尔隆德很温柔地说。


“……嗯。”瑟兰督伊缓慢地点着头。


“我以后能叫你‘我的太阳’吗?”埃尔隆德轻声问,眼睛想往地上看又忍不住看瑟兰督伊。


瑟兰督伊咧嘴,“好啊。”要是放在别人身上,他马上就能察觉出这里面包含着多少亲密与暧昧的痕迹,但现在他只觉得纯粹地高兴,止不住的欢欣愉悦从他心口中一蹦一跳地冒出来,阳光灿烂的。


埃尔隆德也笑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彼此笑,看了一会儿,然后又同时觉得不对,停下来摸摸鼻子整整衣角,瑟兰督伊两只手都被占着,因此就挥了挥手。信纸在他指间晃了晃。


埃尔隆德的眼睛马上追了过去。


“呃,你看了信。”埃尔隆德用手遮住下半张脸,上半张脸通红。


“嗯。你怎么也……过来了?”瑟兰督伊灌了一口咖啡。


“可能我有点等不及吧。”埃尔隆德眼睛朝下,又忍不住抬起来看他,眼神一下又跳到信纸上去。


瑟兰督伊也跟着他,眼睛定在了信的最末尾。他突然想起了之前的问题,就清了清嗓子:“你说……”他卡了一下壳,“你说试一试,那是怎么样的试一试?”


埃尔隆德看着他,没说话,手已经放下来了,瑟兰督伊压根就没注意到他正攥着自己的衬衫,他只注意到埃尔隆德柔和明亮的眼睛,在阳光下像一块琥珀。


“就是这样……”埃尔隆德忽然欺身上来,声音低得仿佛耳语,“试一试……”他抓住瑟兰督伊的领口,将他的头拉过来,然后噙住他的嘴唇。


瑟兰督伊的脑袋货真价实地“嗡”地一响。


埃尔隆德干燥的唇碾着他的,然后一点什么湿润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探了出来,在瑟兰督伊的唇尖上一扫而过,又马上撤回去了。


瑟兰督伊顺从地张开嘴,那软热的东西便又探了进来,试探又新奇地在他的唇齿间逡巡,没什么章法,全出自本能。


那东西玩完了,想逃,瑟兰督伊哪那么容易放过它,他已经回过神来,狮子抖抖鬃毛,眯起眼睛猛烈地出击。埃尔隆德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后退一步,又被瑟兰督伊揽着背压回来,不是强迫性的,是那种羽毛般轻柔的,但埃尔隆德逃不开,只能颤颤巍巍地闭上眼睛。


他们在街道上、家门口,在开始微微显露秋意的林荫树底下接吻。


他们。瑟兰督伊和埃尔隆德。


咖啡在瑟兰督伊的指尖摇晃了一下。


两个人注视着彼此慢慢分开。


“埃尔隆德……”


“嗯?”他用鼻音回。


“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我们能不能再试一试?”瑟兰督伊舔了舔嘴唇。


埃尔隆德的脸从没有这么红过,这估计是他表现得最镇定的一次。他抿了抿唇,遮掩住一个无法被遮掩的笑意。


“好啊。”他说。


TBC.








两千多字纯糖,字数少就字数少点,我是可以多写点 但是我很喜欢这个结尾2333  恋爱的人真的超级甜了哈哈哈  想了这么久的信终于写出来了    后面大概还会有三四章一万五六字左右的剧情+糖 然后就终章大结局了哈哈哈  结局指日可待啊 真不容易

 
评论(2)
 
热度(17)
© Elev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