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忍性测试与应变能力法则

第十七章(沙雕谈恋爱章 毫无内容哈哈哈哈哈 )

 

埃尔隆德在瑟兰督伊的沙发上正襟危坐,背挺得很直,手整整齐齐地放在膝盖上。瑟兰督伊坐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坐姿和对方的有多像。


两个人闷声不啃,时不时偷偷用眼角扫扫对方。


“咳……嗯——”埃尔隆德首先沉不住气,清了清嗓子,“那个,我们要不要去,什么喝喝咖啡,看个电影之类的。”他眼睛盯住茶几,声音毫无底气。


“你想去吗?”瑟兰督伊反问,马上又意识到了态度不对,赶紧补了一句,“你想去我们就去。”还很诚恳地点了点头。


埃尔隆德连忙接到:“啊,没事,在家也挺好的。”


“嗯,是挺好的。”瑟兰督伊注视着埃尔隆德。


两个人又沉默了一会儿。


“你以前……”埃尔隆德舔了舔嘴唇,“你以前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干点什么有趣的事情?”


“就喝喝咖啡,看看电影这之类的。”瑟兰督伊根本没费心去回忆,“都不太有趣。”


“那有什么有趣的?”埃尔隆德认真地问。


“现在就挺有趣的。”瑟兰督伊歪了歪头。


“真的吗?”埃尔隆德流露出难得的惊讶之情,他又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没有……嗯,认真谈过恋爱,所以不太清楚……流程,如果你有什么想做的,都可以跟我说。”他说完又抬起头,很真诚地看着瑟兰督伊。


“你没有谈过恋爱?”瑟兰督伊敏锐地指出。


“没有正式谈过恋爱。”埃尔隆德大方地承认。


“没有人追过你?”瑟兰督伊一千二百个不相信,就算埃尔隆德不是像他一样往路边一站就能引人搭讪,可他也绝对不是会被人忽视的类型,事实上,很难有人会不喜欢上他。


“呵。”埃尔隆德笑了起来,摇了摇头,神情柔和,“那都是旁人的事情,我不太在意。”


“现在肯定也还有人喜欢你。”瑟兰督伊眯起眼睛,表情微妙。一千二百个不相信变成了一千二百个不放心。


埃尔隆德多么聪敏的人,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就是你吗?”埃尔隆德不是擅长说情话、开玩笑的人,脸上表情故作镇定,实际耳朵尖都红了,“还好,我也喜欢你。”


“也没追过别人?”瑟兰督伊心情大悦,但该计较的地方还是忍不住计较。他在沙发上挪了挪,忍不住往埃尔隆德那一侧靠近了点。


“年轻的时候倒是追过人。”埃尔隆德坦陈。


“追的谁,怎么追的?”瑟兰督伊也不是故意要摆出这种审问的姿态,只是有些尖尖冒出头来了就消不下去。“年轻时候的埃尔隆德……”他想着——少年细瘦的手腕和清澈的眼神,不知世故的天真神态——他磨磨牙。


“一个女孩儿,我的同学,很优秀很善良的人。”埃尔隆德看破不说破,很好脾气地一一作答,“我给她写信,我们写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信。”


埃尔隆德不是会诋毁别人的人,更不是会为了讨新欢开心而故意抹黑旧爱的人。看着他的神情,瑟兰督伊就觉得那个女孩一定是一位很美好的人,配得上当时眼神清亮的埃尔隆德。


“所以,这就是你的套路?嗯?给人家写信?”瑟兰督伊放低了声音,他一这样做就会带出一股非常柔和暧昧的鼻音。


“是,所以我也给你写信。我不太擅长别的,但是我可以为你写诗。”埃尔隆德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


“你的套路真老土。”瑟兰督伊又用那种仿佛黑丝绒的闪光一般的声音说话了。


“你喜欢什么?音乐吗?还是艺术?”埃尔隆德问他,“我唱歌不太好,学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长进,但是如果你想要,我都可以去学啊。”


瑟兰督伊注视着埃尔隆德深黑色的眼睛,忽然觉得脸颊发烫。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从来没见过。用真心话来应对每一句调情,坦坦白白大大方方地说喜欢,去表达爱意,所有被他爱上的人都当得起一句三生有幸,即使离开之后,也会低下头温柔地笑笑说对方很好。


他不是不懂人情世故,或者琴弦上你进我退的暧昧舞步,大概就是过分诚恳,对自己也对他人。要他刻意表演,他也未必不能迷人眼球,但对着瑟兰督伊,他就只认认真真地说一句喜欢。


这不是瑟兰督伊熟悉的节奏,他看爱情有多复杂,埃尔隆德就有多简单。


瑟兰督伊凑上去亲埃尔隆德,埃尔隆德略微一惊,随后就乖顺地软下脊背,牙齿分开一点,再羞涩也努力不把舌头藏在后面。不是特别擅长但努力回应,唇齿交缠间,也逐渐学得有模有样。


“我终于……”瑟兰督伊退开一点,几乎贴在他的嘴唇边讲话,留恋地用他的嘴唇去碾着对方的,“我终于不用再只亲你手背了。”一声叹息。


埃尔隆德发出了一声柔和的鼻音,含糊不清,他含笑看着瑟兰督伊,眼睛里仿佛有星星。他又亲了上去。


当湿漉漉的亲吻从嘴唇慢慢下移到脖颈时,瑟兰督伊才克制着把人放开,他深吸一口气,推开一点,整整衣服,埃尔隆德却突然凑上来又亲了他一下,亲在脸颊上。


“瑟兰督伊,”埃尔隆德环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说,“我……我确实今天还没有准备好,你等等我好不好?”他问得又轻又软。


“好啊。”瑟兰督伊柔和地说,他伸出手环住了埃尔隆德的腰,“你看吧,我就说在家也挺好的。”


“是挺好的。”埃尔隆德噗嗤一笑。


“你今天没有去实验所?”瑟兰督伊起了另一个话题。


“没呢,被凯勒布理鹏拦着,说要我过两天再去,他担心我还没好全。”埃尔隆德提到这个事情就有点小孩子脾气似的不满。


“伤筋动骨一百天。”瑟兰督伊装模作样地教训他,丝毫不在乎他才是一位更难搞的病号。


埃尔隆德不以为意地耸耸肩,“等我伤到手再说吧?”他顿了顿,又讲,“或者大脑。”


“你这次就伤到头了。”瑟兰督伊立马变了神情。


“一点点。”埃尔隆德开始左顾右盼,扯新的话题,“前面住个院,家里没人打扫,前面我回去,真是一团乱。”


“那我去帮你?”瑟兰督伊毫不犹豫。


埃尔隆德对他还是有了解的,马上投去了怀疑的眼神,带着笑。


“我可以带上扫地机器人。”瑟兰督伊义正言辞。


两个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左右没什么事情做,瑟兰督伊还是跟埃尔隆德回了家。埃尔隆德家里的情况远没有他自己说的那样糟糕,两个小崽子一直都能负责把自己的地盘整干净,昨晚拿出来玩的玩具此刻正好好地躺在小篮子里,整整齐齐地摆在架子上。


瑟兰督伊开了扫地机器人,有模有样地跟着它转,埃尔隆德不用交待他,他就自动把这块房产划归进了哨兵的领土,此刻和上一次货真价实的参观不同,多了些巡视领地的意味。


他特意去了二楼看看,上一次被紧锁的房门敞开着,门扇安静地靠着墙面,就像从来不需要被关上。小孩房间里像另一个奇异世界,霸王龙、变形金刚、超人与美国队长并肩而立,两张床上一个铺着青蛙的被子一个铺着香蕉。墙上挂着儿童画、全A的成绩单和家庭照片,两个小孩一左一右夹着埃尔隆德,三张笑得很开心的脸。


瑟兰督伊伸手碰了碰它。


“瑟兰。”埃尔隆德在门外叫了一声。


瑟兰督伊回过头,看见他的表情就明白了,“没事。”


“对不起。”埃尔隆德扶住门框,再次跟他道歉。


“没关系。”瑟兰督伊走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没关系。”


“你太好了。”埃尔隆德抬起手来放在瑟兰督伊的脸边,神情很感慨,“你对我太宽容了。”


“你也是。”瑟兰督伊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看进对方的眼睛里,“埃尔隆德,我那天说的话都是气话。”


埃尔隆德愣了一下,明白过来,毫不在意地笑笑,摇了摇头。


“我脾气很差,以后说不定还会这样,我得先告诉你。万一以后……反正你要知道,无论怎么样我都爱你。”瑟兰督伊从来没有用这种低姿态和人说过话,他骄傲,爱着人的时候也是骄傲的样子,接受就接受不接受就走,他不在意,但埃尔隆德不一样。


“我也爱你。”埃尔隆德说,“你别怕,以后无论怎么样我也爱你。”他很认真地告诉瑟兰督伊。


瑟兰督伊的眼睛深了一下,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他觉得有点渴。


“我还是,得先离你远一点。”瑟兰督伊往后退了一步。


“嗯?怎么了?”埃尔隆德茫然。


“怕忍不住。”瑟兰督伊盯着埃尔隆德的眼睛。耳垂、喉结、锁骨,嘴唇、嘴唇、嘴唇。


埃尔隆德的脸刷地一下红了。


“我我我……呃,我去整整楼下的卧室。”埃尔隆德溜了。


瑟兰督伊挑了挑眉,站在原地等了等,才慢条斯理地走下去。


走下去的时候刚好看见埃尔隆德从床头拿起一件衣服在叠。


“哎,这不是……”瑟兰督伊眼尖。


“啊。”埃尔隆德吓了一跳,刷地把衣服三下五除二裹起来丢床头柜上,耳朵尖通红。


瑟兰督伊像发现猎物的猫,不慌不忙走过去,刻意看了看,“这不是我的衣服吗?”


“嗯,呃,是的。”埃尔隆德支吾了一下,试图表现得淡然镇定,“啊,就上次在你家睡着,不小心就一起带回来了。”


“怎么不还给我?”瑟兰督伊步步逼近。


“想洗一下再还给你。”埃尔隆德抬眼看了一下他,又看了一下那件衣服。


“哦?”瑟兰督伊意味深长,他想到了什么。


 “我就……我就穿了一下……”埃尔隆德撑不住,但还试图掩饰。


“之前小叶子说他闻到过我的味道。”瑟兰督伊不急不慌地亮出底牌。


埃尔隆德这回彻底炸了,脸颊到脖颈,一片飞云似的彩霞。


“你这件衣服挺舒服的。”他咽了咽口水。


瑟兰督伊噗嗤一笑,“我也觉得你的衣服挺舒服的。”


他凑上去吻了吻埃尔隆德的唇,一把抱住对方,嘴巴贴在埃尔隆德的耳边说话:“哎,我说,埃尔隆德……”


“嗯?”


“你要不要我住过来。我还有很多衣服都挺舒服的。”他表明镇定,手指却不由自主地在埃尔隆德的肩膀上收紧。


这回轮到埃尔隆德笑出来了。


“好啊。”他顿了顿,笑意盈盈地看着瑟兰督伊,“看来以后我去超市要记得买番茄酱了。”


    TBC.

 
评论(3)
 
热度(15)
© Elev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