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忍性测试与应变能力法则

第十八章

 

孩子们用一种欢天喜地又满不在乎的态度迎接了瑟兰督伊的到来。这也很正常,埃尔隆德才刚出院几天,孩子们恨不得每分每秒都黏在他身上,根本不在乎身边还有别的什么人。


理所应当的,回家之后他们就霸占了埃尔隆德全部的注意力,瑟兰督伊原本有心谦让,不管怎么样,他也不好自降身份去和小崽子们抢人,晚饭后还非常自觉地包揽了收拾碗筷的工作,让父子三人在一边好好玩。但很快的,这种忍让就开始变得有点无法忍让——说实话,六岁的男孩还老是挨在父亲身上算不算幼稚?


“亲爱的,你有没有觉得你太宠他们了?”瑟兰督伊在一旁看了一晚上三个人打纸牌(埃尔隆德也邀请过他一起,但是他拒绝了),在目睹了无数个亲亲与抱抱后,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话,用非常漫不经心的态度。


“嗯?”埃尔隆德一手揽着一个孩子,随意地回了一句鼻音,他的注意力正在手里的牌上。


“你为什么叫他亲爱的?”莱格拉斯忽然从旁边杀出这么一句,抬起头毫不客气地盯着瑟兰督伊。这小混蛋敏锐得有点过分了。


“莱格拉斯,那是大人之间的事。”埃斯泰尔老神在在地接了一句,他看了一眼瑟兰督伊,那表情就活生生地像是:“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什么大人,一个是我爸,一个还是我爸。”莱格拉斯高声咏唱,义正言辞。


“好吧,孩子们,我也没想瞒……”埃尔隆德试图解释,但被埃斯泰尔打断了:


“就是你们两谈恋爱了呗。”


埃尔隆德叹了一口气,而瑟兰督伊挑起眉头。


“你家小崽子太聪明了点。”他对埃尔隆德说,试图让语气不要那么酸。


“也是你家的。”埃尔隆德头也没抬,对着两个小孩露出一个笑,“好吧,所以你们怎么看?”他把牌压下来,抬起头看着两个小孩。


“那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不会再有妈妈了?”莱格拉斯又表情天真地问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瑟兰督伊充分怀疑他是故意的。


“从生物学意义上来说,你和小希望永远都有一个妈妈……”埃尔隆德用一种非常科学的态度试图解释。


“不是从生物学上。”埃斯泰尔再次打断他,表情恨铁不成钢,“Dad,你怎么一下这么笨?”


嗬,瑟兰督伊在心里想,敢说你父亲笨。


“也许是因为你们一下变得太聪明了。”埃尔隆德摸了一下后脑勺,表情在“爱”与“恨”中摇摆了一下,最后选择了噗嗤一笑。他伸长手去牵瑟兰督伊,特意晃了晃,说:“好吧,目前为止——目前……很长为止,答案是,是的。”他冲瑟兰督伊眯起眼睛笑。


“有多长呢?”莱格拉斯好奇地问。


埃尔隆德含笑看了看瑟兰督伊,又晃了晃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能有多长就多长。”


“从这里到月亮再从月亮上回来?”两个孩子异口同声。


“比那还长。”埃尔隆德很肯定地说。


“那可真是很长啊。”埃斯泰尔严肃地点了点头。


“孩子们——”瑟兰督伊忽然开口了,他拉长了声音。


“嗯?”


三个人全部转过头来注视着他。


“捂上眼睛,我要做一些你们长大了才能看的事情……”说着,他欺身,越过莱格拉斯的头顶,亲了亲埃尔隆德的嘴唇。


他原本没想把这个吻搞得太深情,但是,你知道,这种事情又怎么会受人控制呢?


“——你不准亲我DAD这么久!”


小崽子炸毛了。


 

把小孩子们送上床又是费一番功夫,两个小孩倒是都很听话,就是父子双方太缠绵了一点,一个撒娇说:“爸爸你别走了好不好。”另一个哄:“乖乖睡觉,我就在楼下嘛。”来来去去连埃尔隆德说话都带出了一股奶音,他平常说话就很温柔了,这下更是如同三月春风,绕在瑟兰督伊心头。


刚走出孩子们的房间,埃尔隆德就打了一个哈欠,瑟兰督伊注视着他,不知不觉也跟着打了一个。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那就……睡觉吧?”埃尔隆德说。


他们两个人靠得很近,埃尔隆德转过头就几乎要蹭到瑟兰督伊的鼻尖,想后退又觉得不该后退,脸慢慢一点点红了。


“好啊,我明早要去一趟公司。”瑟兰督伊假装没看见,把头扭过去。


“嗯,我明早也要出去一趟。”埃尔隆德摸了一下嘴唇。


两个人肩并肩地走到楼梯口,原本就要这么走下去,忽然被家里楼梯的宽度挡了一下,变得不得不错开一点,一前一后。


他们同时意识到这个问题,又相互看了看。


“明早想吃什么?”埃尔隆德问。他走在前面几级,楼梯上的光线很灰暗,一点点光落在他的鼻尖上,毛茸茸的。


“嗯……”瑟兰督伊思考,但其实他的注意力不在那,他正看着埃尔隆德垂在身侧的手,埃尔隆德的手在身边晃了晃,手指蜷起来又松开,然后在衣角上蹭了蹭,收到背后去了一下又放下来。


埃尔隆德的脚步放慢,回过头来,看着瑟兰督伊,确认答案。


瑟兰督伊终于决定伸手。右手指尖妥贴又熟稔地顺着对方的手臂滑下去,蹭过手心,坦然地挤进对方的手指缝里,然后毫不客气地扣紧。


“煎蛋三明治配培根,明早我来煎,你教我。”他凑到埃尔隆德耳边说。


“好啊。”埃尔隆德回答。他顿了顿,忽然笑了,用另一只手捂住脸,后退一点靠在墙上,“还好你现在没有什么哨兵能力。”


“嗯?”瑟兰督伊挑眉,不解。


“……要不然你就会听到我刚刚心跳有多快了。”他从指缝间看着瑟兰督伊,眼睛闪烁着,像天上害羞的星星,“你牵我的时候。”


“你可以检查一下我的。”瑟兰督伊也笑了,他不确定自己表现得到底够不够冷静,他很介意自己在一段关系中表现得过于急切,但他现在忽然很不能确定了。


他拉起埃尔隆德的手,放在自己的左胸膛上,埃尔隆德的手指轻微地挪动了一下,贴在瑟兰督伊的衬衫上。


 “那我们……嗯,睡觉去?”他低着头,不太确定地说。


瑟兰督伊噗一声笑了起来。埃尔隆德看来是真的没有经验也不懂规矩,这种氛围下目光清正地说“睡觉”,不知道他到底是想降温还是想升温。


以前瑟兰督伊从来不是判断的人,他是给出暗示的人。但这次不同。


他亲了亲埃尔隆德的手指,“我睡上次那里。”


埃尔隆德点点头。分别的时候他凑上来亲了亲瑟兰督伊的脸颊,“晚安。”


他们分别往两个方向走,忽然又被扯了回来,这次才意识到他们还牵着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会,忍不住大笑起来,又顾忌着小孩子,压着声音。


“那……”两个人松开手,互相看了看,“那晚安。”


“晚安。”埃尔隆德凑上来亲了亲瑟兰督伊的脸颊。


 

瑟兰督伊裹着埃尔隆德替他准备的睡衣躺在床上,眼睛闭着,毫无睡意。


被子是新换的,一股蓬松的新鲜香气,他试图去想什么是“家、草药茶和木头”的味道。哨兵的机能因精神世界的衰颓而减退,他也很久没有把自己的精神动物放出来过了。此刻他的图景想必如同被轰炸过的城市,或者被工业垃圾污染的湖泊,一团黢黑浓重的堵在那头。


他以前不太想这个。


他换成埃尔隆德想,突然就忍不住脸上漂浮起一片悠悠晃晃的笑意,又收敛起来,眼睛睁开,手臂搭在头上,另一只手莫名其妙地碰了碰嘴唇。


突然间门发出轻微的一响,一个雪白发光的小脑袋钻了进来,四处打量一眼,自在地哒哒哒蹄声轻柔地绕床跑了一圈,凑到瑟兰督伊跟前瞅着他。


瑟兰督伊偏着头看它:“我要睡觉了。”他义正言辞地说。


埃尔隆德的精神动物披着非常欺骗人心的幼小的外表,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瑟兰督伊。


“有事吗?”瑟兰督伊挑眉问它,他不觉得是埃尔隆德有事。


小马驹用鼻头顶了顶他。


瑟兰督伊坐起来,在黑暗中审视对方,闯入者表情无辜,甚至还有点嫌弃瑟兰督伊不解风情。


“埃尔隆德知道了会骂你吧,还会把你关起来三天三夜不放出来。”瑟兰督伊恐吓着,手亲昵地揉了揉小马驹的耳朵根。


某人未必想让精神动物做信使,但精神动物可骗不了人。


瑟兰督伊从床上蹦下来,嘴角噙着一抹老神在在的笑,慢条斯理地踱去埃尔隆德的房间,门缝里漏出一点柔和的暖光。


小马驹自然是不客气,灵巧地越过瑟兰督伊就挤了进去,越靠近埃尔隆德就变得越大。埃尔隆德正在床上看书,看见它过来,便伸出一只手,雪白的骏马与他交颈厮磨,然后刷拉一下消失在空气里。


埃尔隆德这才回过头看见瑟兰督伊:“啊……瑟兰?”


“我一个人……”瑟兰督伊眉目一半掩映在蒙昧里,“晚上有点害怕。”他理直气壮。


埃尔隆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拍了拍空着的另一半床,“那就来吧。”


瑟兰督伊优雅地钻进被子底下,和他一道靠着床头坐着,“在看什么书?”


“学生论文。”埃尔隆德有些无奈地拍了拍封面,“请假这么久,作业拉下不少没改,还好林迪尔一直在帮着代课,作业也批了一点,不然我自己一个人怕是要加好久的班。”


“谁是林迪尔?”瑟兰督伊把头凑到埃尔隆德的肩上,就着他的手看一两眼论文。


“我的助教,也在实验所里给我帮忙,一个很能干的小伙子,改天介绍你们认识。”埃尔隆德在论文上做了个记号。


“好啊。”瑟兰督伊轻笑,他顿了顿,又说,“我之前在实验所的时候,也多亏了一位好友给我帮忙。”


埃尔隆德闻言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扭过去把论文合上,放在一旁。


“看完了?”瑟兰督伊问。


“你说的是加里安先生吧?”埃尔隆德接的却是他上一个话头,“之前我也跟他联系过,算是认识,很有条理的人,也很关心你。”


“是啊,我们从小就认识了,一起读哨兵学校上来的,从小干坏事没少得了他。”瑟兰督伊有意提,埃尔隆德有意听,投木瓜,报琼琚,说不上谁更珍贵,“寄宿学校,我们两个晚上经常翻墙出去,一半时间在爬学校的那个钟塔,一半时间跳墙溜出去喝酒。学的什么战术隐蔽全部都用在那上面,去了酒吧其实也没有多大意思,我当时对气味光线太敏感了,很容易过载。”


“所以你才一次次去?”埃尔隆德问,他又说,“其实你自控能力很好。”


瑟兰督伊没回答,凑过来亲了一下埃尔隆德的脸颊,“你大概没做过这种事情吧。”


“还真没有。”埃尔隆德笑着摇摇头,“我和我弟弟一直在家里接受教育,上大学的时候跟着吉尔加拉德,同龄的朋友不是很多。”


“我以为你会去什么向导学校之类的。”瑟兰督伊拉过埃尔隆德的手,一根一根地把玩手指。


“没有,我觉醒得比较晚,吉尔加拉德一直都在塔里面,所以我觉醒之后也就跟着他直接进了塔,别的学校都没有去。”埃尔隆德也把头歪过去,和瑟兰督伊靠在一起。


“塔的直系?”


“吉尔加拉德才算吧,我大概只算个他的拖油瓶……”像是想到了点什么,埃尔隆德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算是靠着裙带关系进的监察部。”


“你什么时候进的监察部?”瑟兰督伊的胳膊找不到合适的位置放,别别扭扭地试了好几个姿势,最终才绕过埃尔隆德后背,找到了一个妥贴的位置。


“我上大学的时候就有帮着吉尔加拉德做事了,一直都在吧,后来博士读完才全职进监察部。”


“我们这么多年怎么没碰上过。”瑟兰督伊颇为遗憾地说,“阿拉贡说你是个很厉害的向导。”他的尾音拖得绵绵的,眼睛微微压低看着埃尔隆德,几乎有一丝爱娇的神态在里面,除了他父亲之外,他很久没有不由自主地露出这幅样子对人了。


“你不是在对外处,我们八竿子打不到一头去,要碰面……估计也只有你们出了事,我们才会见。”埃尔隆德说了一半自知失言,声音低了下去,瑟兰督伊可不就是因为这个进的监察部和实验所。


瑟兰督伊亲亲他,示意他“我可没有这么小气”,“我就是想早点认识你。”


“现在也不晚。”埃尔隆德细声细气地说。


“也是,”瑟兰督伊笑了一下,“早认识你现在怕是不会有那个小崽子。”他说莱格拉斯,“早认识你,我就……”他突然停顿下来,露出思索的神色,“哎,亲爱的,那我要是早认识你,那我是不是还得跟那个什么……吉尔加拉……德打一架?”说着他就磨了磨牙齿,哨兵的天性到底在他骨子里作祟。


埃尔隆德噗嗤一笑,故意摆出严肃的神色,“瑟兰督伊同志,别那么野蛮,拿出点受过教育的哨兵的样子来。”


瑟兰督伊索性蹬鼻子上脸,说他不要脸就不要脸彻底,腆着脸就凑上去,“求偶可是自然法则。哨兵本来就是没有完全驯化的野兽,你不能对我要求太高啊,埃尔隆德同志。”


“那要是真算起来,岂不是我比较吃亏?”埃尔隆德跟他开玩笑,“瑟兰督伊同志,组织上可是看过你的档案,不准隐瞒。”


瑟兰督伊在对外处的时候换向导像换衣服一样快,人家换向导快最多也不过是随着潮流春一季秋一季,他倒好,跟ZARA一样活生生弄出个快消品来。


“陈年旧事,陈年旧事。”瑟兰督伊见风使舵,举高双手就差大喊我是清白的,“我就是遗憾没有见识到埃尔隆德同志的英姿。”


“那是因为你们契合度一直不够。”埃尔隆德下意识地就开始给他分析,“平常情况下百分之七十五就可以进行有效的精神疏导,紧急状况下过百分之五十也能见效。契合度这件事情一半要看向导本身的能力,一半看哨兵。你的独立意识太强,自卫性过高,遇上精神力本身不够强大的向导很容易就压过对方,精神疏导失效,冗余信息累积,最后导致过载甚至失控。”大概这些话在埃尔隆德心里憋了有一段时候,说出来颇有些义愤填膺的意思,“现在社会上的关注都集中在黑暗哨兵上面,这其实是不对的,很不健康的。不能因为向导数量少或者能力不过关就寄希望于哨兵自己能解决全部问题,反复试探哨兵的底线,折腾人,这些都是不……”他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摸了摸鼻子,低低地在他耳边说,“我是不是不应该跟你说这些?”


“为什么不呢?”瑟兰督伊圈着埃尔隆德,神情懒洋洋的,有点像吃饱喝足的狮子。


“反正,我是不会允许我的实验所出现这种情况。”埃尔隆德看着墙面,语气很轻,但很坚决。


他们两个人安静了一会儿,瑟兰督伊忽然说:“我之前买了一个公寓,在灰树区。四间卧室,一个大书房,还有一个玩具室。”


埃尔隆德不解其意,“嗯,那挺好的啊。”


“四个卧室,小孩子一人一个,一间我们住,一间当客房,书房大到可以两个人一起办公,也放得下我们很多书。”瑟兰督伊语调模糊地讲,“离实验所就十分钟车程,走过去也很近,旁边也有学校。”


“你想要我们搬过去吗?”埃尔隆德迷惑地问他。


瑟兰督伊摇摇头,“不,我当时只是觉得,我应该有个家而已。”


“现在呢?”埃尔隆德反应了过来,看着瑟兰督伊。


瑟兰督伊贴上来柔和地亲吻埃尔隆德的嘴唇,唇齿间漏出温情的字眼,“现在很好。”


“瑟兰,”埃尔隆德注视着他的蓝眼睛,神情有点欲言又止,“你想不想……”


“好啊。”瑟兰督伊打断他。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埃尔隆德挑眉。


“精神疏导,新的治疗方案,或者其他什么。”瑟兰督伊抓起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无论是哪位医生或者向导,都可以。”


“你太相信我了……”埃尔隆德叹了一口气。


“哪个哨兵不相信自己的向导。”瑟兰督伊顿了顿,“我原本觉得没什么,我不是只为了当个哨兵而活着的,但是……”


“无论你是哨兵、向导还是普通人,我都爱你。”埃尔隆德打断他,认真地说。


“我也是,我也爱你。”瑟兰督伊这辈子都没讲过这么纯真的情话。


这时候两个人也许应该扑上去互相亲亲,但他们只看了看彼此的眼睛。


“睡觉吧。”


“嗯。”瑟兰督伊滑到被子底下躺好。


埃尔隆德侧过身去关灯,“晚安。”


“晚安。”


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TBC.

 
评论(1)
 
热度(16)
© Elev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