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之罪【明诚×萧景琰无差 现代AU 非典型性ABO】

背景设定:【微年龄操作】近二十年前萧景禹被父兄陷害枉死,挚友梅长苏苦心钻研,终于一举扳倒萧家残渣,掌权萧氏,唯剩年幼的萧景琰和其母林静,被梅长苏送往国外,悉心照料。


人物设定:明诚和萧景琰都是OMEGA


【警告:存在第三方强暴等提及!!】


【【【不喜欢的人请千万不要看】】】



序章

 

房间里静得很。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地毯,窗帘沉重地悬在一边,四面墙上全部挂着软木墙板,三者联合起来吸收一切声音。


蔺晨自如地在这一片过分的沉静中点燃一支香放在角落,然后走到架子上挑出一片茶饼,掰下一小块去泡茶。很快的,小铜壶里水咕噜咕噜烧开的声音,和被热力蒸出来的茶香就漫到了每个角落。


他只冲了一个杯子,自然也只倒出来了一杯茶。刚要抬手喝茶时,他忽然眉头一皱,觉得房间好像被香气弄得过分拥挤似的,站起来走到窗帘前,堪称潇洒地一拉,顿时,整个城市炫目的夜景仿佛超大屏幕一样,冲进室内,他开了半扇窗,让室外湿溽的空气进来一点。


就在他走开的这个当口,另一个一直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人忽然睁开眼睛站起来,极其自然,或者说迅速地拿起了茶海里唯一一杯茶,啜了一口。


蔺晨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眉头顿时高高挑起,面上又有笑意:“抢我的茶?梅长苏啊梅长苏,你也不至于这么无耻吧?”


“那你怕是对我了解得还不够。”尽管面色倦倦的,但梅长苏仍一抬眼,回嘴。


蔺晨颇为惊奇地一笑,看上去就是装模作样的意思,“哟,不气啦?”他倒是没有再纠结茶的事,走回来又倒水冲杯子,给自己又倒了一盏茶。


“人都要回来了我气有什么用?”梅长苏淡淡地说。


“你家萧小公子可是一片好心。”蔺晨摇了摇头。


“可不是吗。”听了这话,梅长苏货真价实地叹了一口气,声音很柔和,“这次确实和明家僵持太久了,景琰性子实,听到了肯定会担心。”茶杯里还剩一口残茶,他把它捧在指尖上,有点呵气的意思。


“那不就是了。”蔺晨一摊手,颇有几分“你怎么才明白”的意思在里面。


梅长苏看他一眼,没说话,手慢慢地转着茶杯,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这么多年了,他回来应该没什么事。”他的目光往下,不知道看着哪里。


蔺晨低头喝茶,没接话。


梅长苏也在想事情,开口的时候又像在劝慰他人又像在劝慰自己,“其实应该不会有事,都过去十多年了。”他顿了顿,“明家也都是正人君子,他们如果要来,那肯定也是对着我来的,不会对孩子做些什么。”


听了这话,蔺晨噗嗤一笑,“那是。”笑容里有点讥讽的意味,也不知道对着谁,“你做他们靶子不也做了十几年了吗?”


闻言,梅长苏抬眼看了一眼蔺晨,竟有些劝阻与警告的含义在里面,“都是做生意的,难免要碰上,我小心避让了这么久,还是免不了……”他话没说完,也不打算再说了,“就是景琰,这档口上他不该回来。”


蔺晨又往茶壶里添了点水,漫不经心地回:“萧氏总部在这里,他总有回来的一天,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是你给他兜着吧?你自己身体也没完全好呢。”


梅长苏笑了笑,把茶杯放在茶海上,蔺晨给他添满。


“不过你这次拖得是有点久。”蔺晨又说。


“是啊。”梅长苏点点头,“我是真心要让他们,但又偏偏不能让他们发觉。”


“破天荒头一回,你梅长苏难得不坑别人,而是想着办法让别人舒舒服服地坑自己。”蔺晨伸了一个懒腰,往后一靠,似笑非笑地看着梅长苏。


“坑自己倒还不至于,少了这一单我们也不是就要破产了,只不过不和他们抢而已。”梅长苏被他看得有点发虚,低头喝了一口茶。


“是啊,赶明儿我去给你宣传宣传,让你公司门口排长龙,一个个都求着你放他们,别跟他们抢。”蔺晨不懂生意,但他也不蠢,“拖这么久,消息还传到景琰那里去,我估计明家现在是捏在你脖子上要打你呢。”


“那也没那么严重。”梅长苏被这个比喻惹笑了,摆了摆手,“我还没有到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地步,能让就让。”他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但意思却很明确了。


蔺晨看了眼他的神情,也没再讲下去,轻飘飘地换了个话题,“飞流知道景琰要回来,最近一直很高兴。”


梅长苏却若有所思,仿佛自言自语般,道:“也是,如果真是那种不择手段的人,这么多年怎么不冲飞流下手,难道非得等景琰回来?”他摇摇头,拍了拍脑门,苦笑,“唉,我有点关心则乱。”他对蔺晨讲。


“可不是,”蔺晨耸耸肩,“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该枪毙的枪毙了该判刑的判刑了,你处处避让了这十几年,明家要是真的要怎么样,也不可能等这么久。他们家也不是差一张机票钱。”


梅长苏的表情细微地一动,他知道蔺晨是有心劝说自己,但还是因为听他这样轻松直白地讲起当年的事情而感到不适。他也不想再谈了。


“今后得让甄平他们多费心了。”梅长苏把茶杯放下来,瓷器撞在木头上悄无声息。


他抬眼看着窗外闪烁的城市,面无表情。


 

酒店门口不远处有个女孩不小心,鞋跟卡进排水道上的铁丝网拔不出来,她的女伴也穿着细细的高跟鞋。大太阳底下,两个人又要打伞又要拎包,互相搀扶着摇摇欲坠。


萧景琰看到了,赶紧走过去扶了一把,两个小姑娘都吓了一跳,几乎尖叫起来,一回头看见一个面貌英俊的青年,倒不约而同地愣了愣。


“来,我来帮你。”萧景琰看她们两个互相搀扶着站好了,便慢慢松了手,“你们自己站好。”


“呀,谢谢谢谢。”小姑娘脸蛋通红,咬着嘴唇一个劲地道谢。


萧景琰蹲下来,想要凑近看看,刚蹲下来略一转头就觉得尴尬:大夏天小姑娘们都穿着短裙,他一蹲下来就刚好平视姑娘们雪白的大腿。一时间竟有些僵住了,手伸出去停在半空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萧景琰眨眨眼,小姑娘没发觉,低着头紧张地看着他,拽住同伴的手努力保持平衡。


“怎么回事?”忽然插入了第四个人的声音。


来人还没被看清楚面容,就突然解开西装外套,自然又礼貌地往小姑娘腰间一围。萧景琰松了口气,小姑娘明白过来,脸登时通红,连谢谢也说不出了。


“哟,卡住啦?女孩子走这里要小心。”来人是个戴墨镜的青年,看清楚情况后,非常果断地指挥行动,“来,你先把鞋子脱掉。”


他和女伴掺着单脚的小姑娘往旁边挪了几步,萧景琰这里得了空,伸手用点力,就把那只美丽又危险的武器拔出来。


“给。”他把鞋放到小姑娘面前。


“实在不好意思。”小姑娘顿时得救,感激涕零。


“没事,”戴墨镜的人挥了一下手,开了个玩笑,“还好没摔倒,万一摔倒了,这大夏天的不就成了室外烧烤了吗?”


两个小姑娘都咯咯地笑起来,明显已经镇定很多。那个没卡着的,忽然看着他们两问:“咦,你们是双胞胎吗?”


萧景琰愣了一下,几乎是后知后觉地抬起头,看着对方,对方也在看他,墨镜遮住他的表情,下半张脸莫名地有点冷酷的意味在里面,却又突然笑了笑。


“帅吧?”他偏了偏头,然后又冲小姑娘们挥了挥手,“那再见,下次走路小心啊。”


萧景琰心里有点莫名其妙,但对方确实有点面熟。那人接过西装外套,目送女孩们走远,再转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丝毫笑意。他看着萧景琰,完全刻意地取下墨镜再看了他一眼,嘴角挂上懒洋洋的笑意。


“哎呀,萧公子,好巧啊。”他说。


萧景琰被那张酷肖自己的脸吓了一跳,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了对方的不怀好意,心里却止不住地好奇。他伸出手,“你是?”


那人舔了一下嘴唇,应该是下意识的动作,“别担心,萧家的血缘我可高攀不起。”他看都没看萧景琰伸出的手,“我姓明。”


萧景琰心中一顿,眼里升起了明明白白的警惕,他多年在美国,但并非不问世事。姓明的人不多,能够一眼就叫出他名字的人,也只有最近跟他们公司缠斗了一年多的明家。


“别炸毛嘛。”那人噗嗤一笑,觉得甚是有趣般打量着萧景琰,“听说萧公子特意从美国回来,大概是为了对付我们。”


“生意而已。”对方的语调和神情让萧景琰不适。


那人盯着他,“嗯,对。”顿了顿,“以后不止生意场上,我们来日方长。”


“景琰。”梅长苏晚了一步下车,远远地看见萧景琰站在那边和一个人讲话,觉得不对,略微放大声音喊。


萧景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对那人说:“我家里人在叫我,再见。”


那人也因那声叫喊看了过去,萧景琰忽然注意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他走出几步再回头时,对方已经往酒店里面走了,背影清癯挺拔。


TBC.


233刚刚打完开头的警告也觉得很雷,但问题是我脑洞就开成这样也没办法233   唯一可以保证的就是我对他们的爱呀  

不喜欢的人请千万不要看啊!

 
评论(1)
 
热度(6)
© Eleven|Powered by LOFTER